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九十七章托孤
    第九十七章托孤

    麻煩事衛青帶來的,宋喬自然不會把潘五繼續留在云氏。

    留在云氏也保不住,更不要潘五本身就是一個宦官,是天子家奴,只有皇族才有資格使用。

    送到長平那里就沒事了,當然,宋喬原本是想送去長門宮的。

    這些年,宋喬見慣了義勇武烈之人,唯獨沒有見過劉據這種專門欺負自己人的貴人。

    尤其是潘五這種貼身伺候自己的人,拉攏都來不及呢,干嘛要往死里折騰。

    皇帝那么狷介的性子,看看他是怎么對待隋越的。

    劉據走了,衛青自然也就走了,走的時候垂頭喪氣,長吁短嘆的。

    衛青才離開,宋喬就派了大批的仆役進駐山莊,將劉據居住過的地方徹底的清洗了一遍,一些家具,也被她命人劈成了柴火,徹底重新布置這件雅舍。

    云哲跨坐在秋千架上,藍田在下面用力地推,他的身子不斷的晃蕩,藍田臉上的笑意就越發的濃重了。

    這讓云哲非常的郁悶,想起以前他對待藍田的樣子,就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還是大師兄說的對,藍田從來就不缺少對她好的人,你對她再好,她都認為是天經地義的。

    等你某一天忽然不跟藍田獻殷勤了,她才會正眼看你。

    阿嬌從秋千架邊上已經走過兩趟了,她看見自家閨女臉上紅撲撲的還布滿了汗水。

    云氏的那個胖子居然悠閑地坐在秋千架上,任由自己的傻閨女在底下用力的推。

    以前的時候難道不該是云哲在下面推,藍田坐上面的嗎?

    對于云哲阿嬌從來就沒有小看過,擔憂的根苗不是針對云哲,而是針對云氏莊園里那一群粘上毛就是猴子的人!

    大長秋倒是看得笑容滿面。

    阿嬌側過身伸長脖子對傻笑的大長秋道:“你就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對嗎?”

    大長秋隨意的答道:“老奴年紀大了,就喜歡看小兒女耍樂的樣子。”

    阿嬌皺眉道:“你就沒有發現他們兩個換位置了嗎?”

    大長秋向一邊走了一步道:“兩個孩子,貴人多慮了。”

    阿嬌點點頭,也覺得自己想多了。

    于是,就坐在另外一個秋千架上對云哲道:“過來推我!”

    云哲跳下秋千架,開始推阿嬌的時候才發現藍田已經撲在母親懷里,揮舞著拳頭為他加油。

    很快云哲就累的半死,正在他快要吐舌頭的時候,一個錦衣宦官手里舉著一道詔書匆匆的來到阿嬌面前。

    阿嬌并沒有從秋千架上下來的意思,懶懶的對鐘離遠道:“念吧!”

    鐘離遠已經習慣了阿嬌接圣旨的樣子,直接略過前面的排場話,直白的對阿嬌道:“匈奴使者給貴人敬獻了六只藍孔雀。”

    阿嬌嗤的輕笑了一聲,朝一個宮女揮揮手,那個宮女就從懷里掏出一個哨子,嗚嗚的吹了起來。

    不大功夫,對面的山林里就騷動了起來,一群孔雀從山林里飛出來,五顏六色的組成了一片彩云。

    爭先恐后的落在水池邊的空地上。

    阿嬌斜著眼睛看了鐘離遠一眼道:“回去告訴劉陵,本宮不缺少她那點破爛。”

    鐘離遠躬身道:“陛下說遠來是客!”

    不等鐘離遠說出送孔雀的意圖,阿嬌就對大長秋道:“我聽說無憂谷里的菜花開的熱鬧,我們明日就走。”

    大長秋應答一聲,就抱著手站在鐘離遠身邊,就等阿嬌一聲令下,他就會把鐘離遠從長門宮丟出去。

    鐘離遠連忙道:“奴婢只是一個傳話的。”

    阿嬌冷笑道:“那就幫我給陛下傳句話,收一些獅子,大象也就罷了。

    我還聽說陛下還收到了劉陵的相思信,里面的內容污穢不堪,陛下居然在酒后與群臣傳閱?

    不知他羞是不羞?”

    鐘離遠連忙道:“這是陛下在羞辱匈奴人,您沒見那位匈奴左賢王氣的臉都發紫了。”

    “匈奴左賢王很值錢嗎?值得他丟下自己的臉面親自上陣羞辱?

    他劉家的人都是這樣,只要得意,就開始忘形。”

    劉徹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了,擺著手道:“好了,好了,知道朕來了,也不附和一下朕,偏偏要用話擠兌。”

    劉徹說著話就看見云哲傻了吧唧的站在一邊走不是,不走也不是的為難。

    就抬腿把云哲踢了一個屁股墩道:“滾!”

    云哲從地上爬起來,一溜煙的跑了。

    “你干嘛踢他?”藍田從母親懷里跳下來,抱著父親的腰想要把他掀翻在地。

    劉徹無奈的對阿嬌道:“嬌慣的沒樣子哦!”

    阿嬌同樣一腳把藍田踢到一邊,看了一眼四周,秋千架跟前立刻就沒了人。

    皇帝夫妻一人占據了一個秋千架,不知道在說些什么,不過,長門宮里的人卻有些興奮。

    犬臺宮里的那個妖婦快要死掉了,就是不知道皇帝能不能把昌邑王交給阿嬌貴人來撫養。

    如果長門宮里也有了一位王子,這對長門宮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雖然阿嬌貴人有藍田公主傍身,長門宮上下卻很希望阿嬌貴人膝下再有一子。

    李夫人病重,皇帝傷心了很多天,不過,傷心之后也該處理年幼的昌邑王了。

    一個不到三歲的王子自然是沒有辦法去封地的。

    最安全的法子就是交給一個宮妃撫養,等他成年之后再去封地。

    “怎么不說話?

    難道陛下想把我們床榻上的事情也寫成文章,傳頌天下?”

    劉徹仰著頭看著天空,過了片刻才道:“劉陵的事情確實是朕荒唐了一些。”

    阿嬌嘆口氣道:“不是要你道歉,您是皇帝,做了就做了,沒什么好抱歉的,我是在跟您進諫呢。”

    劉徹淡淡的道:“有什么好進諫的,以前做了荒唐事,那是事出有因,以后有需要,荒唐事依舊難免。

    我問你,想不想接著撫養昌邑王?”

    阿嬌愣了一下道:“交給妾身?”

    劉徹煩躁的道:“衛氏有私心,留在你這里這孩子才能長大成人。”

    阿嬌搖頭道:“沒您想的那么麻煩,您春秋鼎盛呢,您才是昌邑王的主心骨。

    衛氏不是惡人,只要昌邑王跟太子之間沒有什么交集,昌邑王一定能平安長大的。”

    “你不愿意?”劉徹有些意外。

    阿嬌嘆口氣道:“長門宮容易出人才,昌邑王既然來到了我的身邊,我自然是不能容忍他成為一個紈绔的。

    可是呢,有才,對皇家子弟來說未必就是福氣。

    把一個好孩子教成紈绔,我做不出來,如果那孩子將來平庸,我還覺得丟臉。”

    “朕還沒死呢,輪不到別人來決定他的生死。”

    阿嬌看看劉徹那張微微有些哀傷的臉不滿的道:“這又是那個李夫人給你出的主意?”

    劉徹嘆口氣道:“命不久矣!”

    “宋喬怎么說?”

    “李氏生產昌邑王的時候血虧,就是因為有宋氏給她醫治這才多活了兩年,現在,舊疾復發,神仙難救!”

    阿嬌沉默片刻,對劉徹道:“你知道,我不會拒絕你的,這件事即便是要做,我也會做的堂堂正正,李氏既然要把兒子托付于我,那就該由她親自托付。

    我阿嬌做事不容人詬病!”

    劉徹冷笑一聲道:“大漢宮闈陰私事情發生的太多,自然要做的堂堂正正,讓人說不出一句話來。”

    阿嬌聽了劉徹的話,狐疑的瞅了他一眼。

    劉徹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拉過阿嬌的手道:“等我死了,那座正在修建的陵寢里只能裝我們兩人。

    虧欠你的,死了之后償還你。”

    說完話,劉徹就跳下秋千架,背著手朝外走,阿嬌在后面喊道:“你就不能在活著的時候對我好一點嗎?”

    劉徹頭都不回的道:“現在的劉徹是皇帝,當以天下為公,顧不上你,你且忍著吧。”

    “我明天就去犬臺宮!”

    “再等兩天,讓她們母子多團聚一些日子……”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