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漢鄉》第一卷龍圖騰 第六十五章丑庸的黃饃饃
    【51途站www.bxsapv.tw

    給你不一般的小說體驗

    三千畝地很大,云瑯跟梁翁一起轉悠了一整天,除了看見幾只野雞跟兔子,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回到家就看見丑庸跟小蟲兩人正在賣力的磨面,小小的石磨跟前已經堆了好大一堆糜子面。

    不僅僅如此,昨日她們就磨了很多糜子面,學云瑯那樣連夜揉好,放在瓦缸里發酵一晚,現在,磨盤邊上堆滿了蒸好的黃饃饃。

    云瑯從磨盤上取了一個黃饃饃,咬了一口,味道還不錯,有點發甜,他就不愛吃這東西。

    剛剛蒸出來的黃饃饃還算不錯,放涼之后,咬一口就跟咬在沙子上差不多,松散的厲害。

    梁翁跟著云瑯轉了一天,也早就餓了,跟著取了一個,大口的吃了起來。

    云瑯的眼睛余光忽然發現,丑庸跟小蟲兩人正仇恨的看著他跟梁翁。

    等他想要看仔細的時候,發現兩個丫頭又低下頭賣力的磨面。

    “瘋了,工匠們的伙食又不歸我們管,你們弄這么多的黃饃饃做什么?”

    “我餓!”丑庸回答的很快。

    “好,我以后就盯著你吃,你要是不吃完,我打破你的腦袋灌進你肚子里去。”

    云瑯憤怒的用指頭點著丑庸的腦袋,這個傻丫頭說話根本就不過腦子。

    小蟲陪著笑臉道:“能吃完,我也喜歡吃!”

    云瑯哼了一聲,就進了剛剛烤干的新房間,他喜歡這種帶著原始粗獷感覺的房子。

    對于小丫頭們吃飯,云瑯是從來不管,也從來不限制的,他認為吃飯是一個極其愉悅的過程,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攪都是不可原諒的。

    家里的糧食多,云瑯從來都沒有挨過餓,對于糧食他沒有多大的感覺,既然丑庸她們喜歡吃,那就吃,無非是多做了一些,算得了什么。

    梁翁若有所思的咬著黃饃饃進了房間,從云瑯這里混了一大杯茶水之后,小聲道:“這兩娃不對勁啊。”

    云瑯笑道:“喜歡吃就吃,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吃一點也正常,等以后家里養了雞,給她們一人添個雞蛋,身體吃的壯壯的比什么都好。”

    “小郎,不是要管她們吃喝,主要是這兩個丫頭在遭謊哩。

    自從家里開始吃白面以后,她們對糜子碰都不碰,現在突然喜歡吃了,真是怪哉!“

    云瑯笑道:“吃東西就不要管了,你先幫我弄些竹簡回來才是正事。”

    梁翁笑著答應了,云瑯對家里這兩個丑丫頭不是一般的寵溺。

    不像是對仆役,更像是長兄對弟妹的樣子。

    梁翁沒有猜錯,云瑯這個人因為在孤兒院待得久了,很容易就把自己帶入到長兄這個身份里去。

    當然,首先要能進入他的心里才成。

    云瑯對水的要求很高,劉穎派工匠從山泉邊上引來泉水因為是水溝的方式引來的,云瑯嫌棄水里有土腥味,所以,每日清晨,丑庸就會帶著小蟲去一里地以外的泉眼處汲水。

    這一天也不例外。

    天剛亮,丑庸就跟小蟲偷偷摸摸的出發了,梁翁皺著眉頭悄悄地在后面跟上。

    這個時間去汲水,外面的工地上人很少,他很擔心兩個孩子的安危。

    水罐子不裝在背簍里,抱在懷里算怎么回事?

    背簍里裝滿了東西,還用麻布蓋上,她們要干什么?

    眼看著兩丫頭蹦蹦跳跳的向泉眼處走去,梁翁握緊了斧頭,繼續跟上。

    泉眼就在不遠處,甚至不用穿過松林,堪堪在松林的邊上,有一大股泉水從松樹根底下冒了出來,云瑯將它稱之為松根水,乃是烹茶的上品水源。

    丑庸跟小蟲來到了泉眼邊上,放下罐子,就警惕的朝四周看,確定沒有什么人了,才把雙手聚攏在嘴邊學布谷鳥叫。

    “布谷,布谷!”

    馬上,松林里也傳來了“布谷,布谷”的叫聲,在遠處跟蹤的梁翁,一張老臉一下子就變得陰沉起來。

    他決定就在這里看著,看看這兩個死丫頭到底在私會何人。

    先是一個赤著上身的半大小子從松林里鉆了出來,等了片刻,沒發現有什么危險,就朝林子里呼喝了一聲:“出來吧,丑庸姐姐給我們帶吃的了。”

    話音剛落,就從松林里涌出十幾個大大小小的孩子,急切的向丑庸跟小蟲伸出了手。

    “今天吃的很多,每人都有,不要搶,先給小的吃。”

    很快,丑庸跟小蟲掀開背簍,從里面取出黃饃饃一個個的遞給那些孩子。

    梁翁攥緊斧頭的手慢慢松了下來,靠在松樹上看遠處那些孩子就著泉水狼吞虎咽的吃黃饃饃。

    丑庸把最大的一個黃饃饃遞給最先出來的少年道:“褚狼,這個給你!”

    少年接過黃饃饃露出潔白的牙齒笑道:“多謝丑庸姐姐。”

    丑庸有些不痛快的道:“快吃吧,干什么不好,非要當強盜。”

    少年尷尬的一個勁的沖著丑庸賠不是,從他絮絮叨叨的廢話里,梁翁聽出,就是這小子前兩天搶劫了丑庸。

    怪不得那一天丑庸回來的時候,裙子上滿是泥巴,問她還說是摔跤了。

    就目前的樣子來看,這丫頭根本就是在幫那個小子隱瞞!

    那些孩子沒人吃了一個黃饃饃,手里還拿著一個,兩個大一點的孩子幫丑庸,小蟲的罐子灌滿了水,幫著背到他們最能接近院子的地方,這才放下背簍,一頭鉆進了松林。

    每天這個時候,云瑯已經起身了,在院子里跑上幾十圈,松開筋骨之后,就要吃早餐了。

    見小蟲跟丑庸背著背簍進來了,皺著眉頭道:“每天不要這么早就出去,等人多了再去,這個時候老虎都沒回山洞呢。”

    小蟲下的脖子一縮吐了一下舌頭,丑庸則笑道:“早上的泉水干凈。”

    云瑯笑道:“這倒是真的,早上空氣清冽,泉水的味道要比中午好上一個檔次,就算是涼著喝也清心潤肺。

    不過啊,你們還是不要大清早就出去了,等以后家里有了男仆,讓他們去。”

    丑庸放下背簍,拉著云瑯的袖子歡喜的道:“咱家要收男仆了?”

    云瑯在飯桌前坐定笑道:“那是自然,不但要收男仆,還要收很多人進來,這么大的一片地方,只有我們五個可不成。”

    丑庸用力的抱著云瑯的手臂,將他的手臂用兩個已經頗具規模的胸脯包裹起來,繼續扭著道:“年紀小點的男仆也收?”

    云瑯奇怪的看著丑庸道:“如果你的家人在,不管老少我們都要,帶回來就是了。”

    丑庸連連點頭,目光有些呆滯,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瑯雖然很享受這種軟綿綿的感覺,他還是把胳膊從丑庸的懷里抽出來,準備吃梁翁老婆給他準備的美味早餐。

    美味早餐就是一大碗加了肉臊子的白面條,兩碟子山野菜,離開了陽陵邑之后,基本上就沒有豆花吃了。

    剛剛吃完面前的白面條,見丑庸跟小蟲吃面條吃的貪婪,就打趣道:“你們不是喜歡吃黃饃饃嗎?怎么又吃起面條來了?”

    小蟲驚恐的看著丑庸,丑庸是撒謊撒習慣的,張嘴道:“黃饃饃留著午飯時吃。”

    梁翁提著斧頭從外面走了進來,聽見了云瑯跟丑庸,小蟲的對話,惡狠狠地對丑庸跟小蟲道:“面條放下,喜歡吃黃饃饃,以后就吃黃饃饃!”

    云瑯見丑庸跟小蟲的眼淚就要下來了,無奈的朝梁翁揮揮手道:“吃飯呢,多什么話。”

    說著話,把小蟲她們的飯碗往她們面前一推道:“快吃,難道還真的想吃黃饃饃不成?”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bxsapv.tw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