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二十三章門閥的起源
    【51途站www.bxsapv.tw

    第二十三章門閥的起源

    云瑯哪里敢啊!

    蘇稚的臉已經很臭了,抱著銀罐子已經盯了云瑯很長時間了,眼睛里已經有淚水在積蓄,馬上就要從眼眶滾落。

    宋喬偷偷地瞟一眼丈夫,然后就拖著準備看熱鬧的閨女下了樓閣。

    只有老虎不知死活的湊到蘇稚身邊,趴在地上吐舌頭喘氣。

    “你的錢變少了,不能怪我吧?”

    云瑯從身上掏出所有的積蓄,放在桌子上。

    蘇稚立刻就把桌子上的小金錠,金幣,金瓜子,還有六七個銀幣裝進了她的銀罐子。

    然后又抬起頭怒視著云瑯,就像是在看一個小偷。

    云瑯掏出空空如也的錢袋丟在桌子上道:“你看,我真的沒錢了。”

    蘇稚又從空空的錢袋里抖出兩枚金瓜子,重新裝進銀罐子,這才吃力的抱著罐子走了。

    不一會,就端著一盤子剛剛出鍋的熱油糕殷勤的伺候云瑯吃東西。

    似乎剛才嚷嚷著錢短少了的人不是她。

    “我聽說你四天前去了一趟長安,給衛皇后以及宮里的兩位太妃看了一次病,得了不少的診費,為什么還要訛我的錢啊?”

    油糕很熱,放進嘴里猶自滋滋作響,很影響云瑯說話。

    “你不給我家用!”

    蘇稚的話說的很肯定。

    “沒有么?”

    云瑯抓抓腦袋疑惑的問道。

    “回來的第二天,你就讓六個仆婦抬著步輦把我送進南邊的小樓里,我們就成了夫婦,什么時候給過我錢?”

    “這種事難道不該是你師姐管的事情嗎?”

    蘇稚委屈的靠在云瑯懷里抽泣道:“總要你發話,師姐才能給我例份錢啊。”

    云瑯轉身四處找宋喬,卻沒有看見,探出腦袋看樓下,才發現宋喬正在給家里的仆役們發錢。

    “你是家里的主人,用不著發錢吧?沒錢了就去拿就好,錢庫的鑰匙你又不是沒有。”

    “錢庫里的錢都是家里的,妾身的脂粉錢沒著落,去皇宮里跟太妃們閑聊,還被笑話。”

    “哦,明白了。”

    云瑯終于弄明白了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根子出在宋喬的身上,這婆娘現在開始學長安大戶人家用制度來管理家庭了。

    給蘇稚多少錢無所謂,只是一定要云瑯訂立一個規矩,一個大家庭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過的稀里糊涂的。

    尤其是現在,家里的產業日漸繁雜,不再是從地里刨食吃的人家,不論是桑蠶,還是雞鴨牛羊飼養,都是一筆筆很大的收入,再加上家里的十幾個作坊,早就足夠組建托拉斯的,這時候再用小作坊的管理方式是不行的。

    尤其是蘇稚進了一回皇宮就認為自己已經掌握了大漢最先進的家庭管理經驗,而且算準了丈夫是一個懶蛋,這是變著法子要權呢。

    想明白了,云瑯就變得長氣的多,手探進蘇稚的袖子里摸出兩錠小巧的金塊揣懷里,順便又抓了一把蘇稚豐盈的臀部,然后在上面拍了兩巴掌道:“我才不管你們在家里如何作威作福呢,只要底下人沒有怨言,你們愛怎么辦就怎么辦!

    耶耶馬上就要封侯了,要是再管家里的那點錢糧不夠丟人的。”

    從云瑯這里得到了準信,蘇稚立刻眉花眼笑,在云瑯的臉上啄了一下,就匆匆的下樓了,云瑯看見她們姐妹兩把腦袋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

    看著家里那些等待吧領錢的仆婦,仆役們,云瑯覺得他們很可憐,以前他當家的時候,只要手頭有錢,就喜歡隨便拋灑一些給家的下人,下人們也習慣了家主沒事干就發錢的性子。

    現在,兩個婆娘覺得這不是持家之道,準備要改革一下,估計他們以后的日子不會好過。

    不過呢,云瑯不是很喜歡用制度去管人,雖然說這樣的做法其實才是正確的,云瑯就是不喜歡。

    他喜歡面對面的處理人際關系,而不是用制度,大漢是一個人情禮法社會,很多時候人情要比制度來的溫暖,雖然這樣做會滋生很多的弊端,施行起來卻暖心暖肺。

    霍去病的老婆在霍家成為長樂冠軍侯之家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頓門風,這是一個門閥將要出現的預兆,也是霍氏在向大漢所有的勛貴們宣布,霍氏家族開山立柜了。

    如今,云氏家族也要宣布了……

    ”門閥家族對一個皇朝來說,基本上是有害的,尤其是對于皇朝的穩定極為不利。

    一旦成為門閥了,一個大家族就會走上一條快速發展的道路,并且會一直堅定不移的走下去,終究一天,家族的前進步伐要快過國朝,這個時候,就會出現矛盾。”

    云瑯坐在書案后面,面對一個剛剛開始梳攏發髻的小小少年侃侃而談,而那個小少年也聽得津津有味。

    “出現了矛盾會怎么辦呢?”霍光非常的好學。

    見霍光問到了點子上,云瑯嘿嘿冷笑道:“那就到了比試實力的時候了,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中間沒有妥協的可能,因為大家都知道。誰要是率先認輸,誰的下場就將士毀滅,徹底的毀滅!”

    “大家族該是怎么形成的呢?”

    云瑯笑道:“這段時間你可以去你哥哥家看看,然后再跟著你師娘看看她是怎么管理家事的。

    最后想好了,再來找我討論什么是家族,什么是門閥,以及家族,門閥對國朝的影響。”

    “弟子知道了。”霍光收拾好書包,跟云瑯見禮之后,就匆匆的下樓了。

    他一天的時間非常的緊張,不但要跟著司馬遷學史,跟著東方朔學文,還要跟著家里的三位先生彌補基礎課業,不僅僅如此,云瑯只要有空還要對他進行言傳身教。

    至于擊劍,騎術,射箭這樣的功課更是被嚴格教導,真正算起來,霍光的日子過的比后世的補課孩子還要慘一些。

    不過呢,這家伙小小年紀就已經顯露出了強大的自控能力,雖然每天從天不亮一直忙到天黑,卻樂此不疲,每位教授霍光的先生都對這個孩子的表現非常滿意。

    只有云音不滿意,霍光剛剛下樓就被云音給捉住了,一定要他陪著她一起騎老虎。

    云瑯回家一個月了,老虎在沒有繼續吃熟肉的情況下,正在慢慢的恢復他獸中之王的本色,即便是馱著云音跟霍光兩個人,也來去如飛。

    一場大雪落下來,立刻就凍結了人類大多數的活動,云氏家族也進入了貓冬環節。

    這個時候的云家是最溫馨的時候,等著過年狂歡的仆婦,仆婦們已經開始裝點云氏了。

    居住在云氏山居里的何愁有依舊孤獨。

    老家伙是一個孤僻且驕傲的人,寧愿一人待在清冷的山居里,也不愿意踏進熱鬧的云氏大宅。

    很多時候,他跟太宰都是同一類人,孤獨對他們來說可能也是一種享受。

    看得出來,老家伙在努力且堅強的活著,自從祭奠完畢故人之后,他就在努力的吃飯。

    每天雖然不至于飯一斗肉十斤,也差不了多少。

    因此,當云瑯提著一瓦罐肥美的燉肉走進山居的時候,何愁有的笑容很是燦爛。

    “家里鬧得慌,在您這里躲躲清閑。”

    云瑯將依舊滾燙的燉肉放在桌子上,又從食盒里取出幾樣精美的綠菜,擺好了盤面。

    “燉肉就該全部是肉,添加豆腐白菜做什么?”

    瓦罐里的燉肉味道很香,添加了兩樣素菜之后,何愁有依舊很不滿意,他是一個很純粹的食肉者!

    “意志把很多東西強加給了身體,而身體有時候又會做出自己的反應,美食一道,應該沒人比我更加的精通,五味的調和更是一門高深的學問,何公,品嘗之后再做論斷!”

    更多精彩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bxsapv.tw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