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九十四章貪婪?不一定吧!
    第九十四章貪婪?不一定吧!

    論起秉性來,云瑯可能比大部分漢人要仁慈的多,同樣的,論起惡毒來,大漢人在他面前依舊相形見絀。

    在這個著名的行為言論還在成為現成的成語供后世人學習的時代里,云瑯一天就能制造成百上千個成語。

    云瑯總能帶給曹襄最大的驚奇感,跟黃氏斗爭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快樂,他喜歡坐在長安,豎起耳朵傾聽來自蜀中的反應。

    如果能夠接收蜀中的桑蠶生意,曹襄覺得自己家以后就可以躺著吃飯了。

    他的雄心原本不止于此,他還對蜀中的朱砂,稻米……等等產業也很有興趣。

    只是,云瑯告訴他沒有那個可能,即便是絲綢生意,占大頭的也只能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干的阿嬌。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就目前來看,劉徹比任何人都像世界,因此,跟著他的想法走,順便在他掀起的浪潮里挖一勺子水,是云瑯,曹襄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很多傻子,比如主父偃就不知道這個道理,沒事干,自己掀起一些小小的浪花玩,最終,被皇帝的大浪給活活淹死了。

    云瑯放出了謠言,自然要等謠言在半空中飛一會,然后落地發酵,最后給出正確的反應。

    剩下的日子里需要慢慢等待,等待那個忽然消失的鐘離遠做出一些正確的事情來。

    今天是云氏杏子成熟的時候,全家都要去杏子林里采摘。

    去年的時候,云氏的桃樹開始長桃子了,第一年桃樹接出來的桃子一點都不好吃,咬一口跟要木頭一般無趣。

    今年的杏子據說不錯,個大,多汁,香甜……這樣的杏子還是值得全家出動一下。

    杏子林,就在云氏左邊的向陽坡上,這里原本是云瑯種苜蓿的地方,苜蓿本來是拿來喂牲畜的,結果,大部分的苜蓿都被人當做一道菜給吃了,只有那些靠近地面的根苗,才會落在牲畜嘴里。

    這是一個很失敗的實驗,涼拌苜蓿的美味,一度讓阿嬌很癡迷,云瑯非常后悔推廣了這道菜。

    葡萄正在爬藤,上面已經結了大串,大串的青葡萄,等到八月,葡萄就會成熟,那才是云氏最大的歡喜。

    女子,孩童提著籃子在杏林里采摘杏子,本來就是一幅極美的圖畫,在云瑯觀察核桃長勢的時候,蘇稚已經爬到了樹上,云氏的杏樹都是小杏樹,明明站在地上就能采摘到,蘇稚還是喜歡站在樹上去摘樹梢上最美味的那幾顆顏色極美的杏子。

    云音站在樹下撩著裙擺等待同樣爬在樹上的霍光往下丟杏子,有的能接住,有的掉在地上就會被摔成黃黃的一灘,引來宋喬的責罵。

    通過五年多的經營,云氏就有了關中種類最豐富的果園,來自西域的葡萄,石榴,核桃,香梨,甜瓜,西瓜,無花果,在這里應有盡有。

    如果僅僅以品種而論,云氏果園堪稱一座食用植物最豐富的植物園。

    西瓜還沒有成熟,不過,它碩大的果形已經初具規模,云瑯蹲在西瓜地里,挨個拍拍這些美麗的精靈……很遺憾,一個成熟的都沒有。

    云音見父親在看那種神奇的果子,頓時對杏子沒了興致,這種神奇的果子她去年吃過,這東西給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蘇稚也跑過來了,一看她不停吸溜口水的模樣就知道,宋喬跟她形容過這東西到底有多么的好吃。

    “沒有成熟啊……”

    云音,蘇稚失望到了極點。

    “估計還需要半個月,去年就長出來兩個留籽的西瓜,孩子吃的時候已經倒瓤了,算不得最好,今年種了很多,足夠你們吃的。”

    “這東西誰都不給!皇帝也不給!”

    蘇稚把話說得斬釘截鐵。

    云瑯笑道:“這是自然,不能讓皇帝吃刁了嘴巴,萬一他冬天想吃我們家就麻煩了,所以呢,我們躲家里偷偷吃。

    等以后遍地都是西瓜了,再考慮皇帝!“

    云音跟蘇稚快活的抱在一起,還不停的催促云瑯趕緊離開,免得西瓜被不相干的人給看見了。

    相比西瓜,云瑯更看重核桃,跟無花果,小孩子吃核桃有益于大腦發育,這不是什么秘密,而無花果這種在印度一帶屬于猴子的專屬食物,到了大漢,是重要的糖分補充來源。

    云家的甜菜已經長得很大了,糖蘿卜的威名早就傳遍了長安城,即便是皇家,如果沒有嶺南送來的蔗糖,劉徹想要吃一口糖,也要找云氏討要。

    這東西的產糖量不高,而且產出來的糖,與蔗糖還有很大的區別,主要是里面的雜質不好分離,產出來的糖,甜的不夠純粹。

    云瑯小的時候,最喜歡吃甜食,只可惜身為孤兒院里最大的一個孩子,他分到手的極為有限的糖果,一般都會成為弟弟妹妹的儲備糧。

    大孩子比小孩子更喜歡吃糖……只是大人們總是忽略這一點,云瑯永遠都忘不了,自己買了一斤白糖泡水喝的場景……誰能想象一口粘稠的糖水喝下肚之后,會帶給一個憧憬甜食,已經變成執念的孩子的幸福感覺。

    幸福過后,就是無盡的內疚……從那以后,云瑯就真的不喜歡吃甜食了。

    云氏有最純正的蜂蜜!

    這也是阿嬌那些人不來云氏果園的原因所在,因為云氏的果園里總有大群大群的蜜蜂在飛舞。

    一個瘸腿的老兵戴著著幕籬在云家人關切的眼神下,開始從一截子爛木頭里割蜂蜜了。

    這截爛木頭早就被鋸成了兩半,老兵小心的掀開上面那一塊,就有一個巨大的蜂巢牢牢地鑲在上面,稍微抖動一下,金黃色的蜜糖就會順著蜂巢的邊緣流淌下來。

    蜜蜂瘋狂的圍著老兵飛舞,老兵似乎并不在意,用一柄小刀子將大半個蜂巢割了下來,眼看著蜜糖隨著蜂巢一起落進干凈的木桶里,即便是向來矜持的宋喬,也要不斷地吸溜口水,才不會讓口水掉下來。

    云瑯能想到的吃蜂蜜的辦法,就是用油餅蘸著吃,老兵甩開那些蜂群之后,一大桶蜜糖就擺在了家主的面前。

    好東西怎么吃都好吃,廚娘送來了剛剛炸好的油餅,留了一些蜜糖給家主一家子解饞,剩下的她要拿去熬煮,提煉出最好的蜂蜜放在罐子里,敖干水份的蜜糖,據說可以放一千年不壞。

    小小的野餐滿足了全家人所有的期待,云瑯檢查了所有種類的果蔬,又在閨女跟小老婆的強烈要求下,命看守園子的老兵務必要小心看守,這才帶著全家人回到了大宅。

    蜜糖這種東西一定要一群人吃才能體會其中蘊含的幸福感,如果像何愁有那般一個人抄著油餅蘸蜂蜜吃,就會吃出一股子濃烈的孤獨感來,于是,被父親擔心吃壞牙齒的云音,以及有同樣擔憂的霍光,就很自然的陪著老祖吃油餅蘸蜂蜜……不大功夫,何愁有的老臉上就有了笑容。

    狗子去了匈奴人的地盤,很久都沒有消息傳來,何愁有也不擔心,雖然霍去病憑借一己之力擊破了義渠,匈奴聯軍,狗子身負的重任不但沒有減輕,反而變得更加重要了。

    因為這一戰……漢軍也損失慘重,再也無力西進!

    看著老家伙跟兩個孩子愉快的吃了一頓飯,云瑯本來想要問他很多事情的,這時候覺得沒必要問了,總是試探何愁有的底線不好。

    自從霍去病立下蓋世軍功之后,霍家的擴張步伐就邁得很大,他老婆似乎對土地有著難以遏制的激情,而且只要上林苑的土地,與此同時,李敢的老婆,謝寧的七個主要老婆,以及趙破奴剛剛被賜婚的宮女老婆,組成了長安城最大的炒地團。

    開始的時候云瑯覺得這樣做非常的不妥,結果,這似乎是皇帝所喜聞樂見的,大片大片的土地變成了這些將領的私人土地,劉徹似乎沒有任何要阻攔的意思,反而在推波助瀾。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