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一零七章一直在一起
    第一零七章一直在一起

    當兩個平日里意識混沌不清的人,當兩個平日里顯得極為滑稽的兩張胖臉,剎那間變得猙獰的時候,云瑯嘆息一聲,就把頭扭轉了過去……

    孟大孟二呆滯的對峙了良久,孟二忽然矮下身子,從地上撿起那把刀遞給孟大道:“哥哥,這是你的刀!”

    孟大搖搖頭道:“我不要刀子。”

    孟二瞅瞅手上的兩把刀子隨手丟掉呲著白牙道:“我也不要刀子。”

    說完話就把兩柄刀子從窗戶里丟了出來……

    刀子掉在曹襄的腳下,曹襄瞅瞅刀子,再看看屋子里的孟大,孟二,咬著牙道:“兩個傻瓜。”

    自從刀子被丟出來了,云瑯懸著心也就回到了正常位置,沒興趣看兩個傻瓜斗毆,就盤腿坐在屋檐下,沖著曹襄笑。

    曹襄冷哼一聲道:“人跟你時間長了,都會變成這樣毫無趣味的人。

    你看看,屋子里的王八拳能打傷誰?“

    云瑯撿起掉在地上的匕首,輕輕一按,刀尖就縮回刀柄里去了。

    他丟一把刀子給曹襄道:“很好玩的東西,也不知道里面的彈簧他們是怎么做出來的。”

    曹襄瞅了一眼刀子,把玩兩下就揣進袖子里。

    “機關刀子,不算稀奇,玩把戲的人的不傳之秘。”

    屋子里打的乒乒乓乓,云瑯見小蟲飛快的從遠處跑過來,就拉著曹襄去了屋子后面。

    孟度夫婦皺著眉頭站在那里,昨晚的計劃算是徹底的流產了,一切又回到了昨日。

    “不一定非要逼迫他們做出選擇吧?你們也看見了,人家兄弟兩好好地,就是放不下小蟲而已,再等等說不定會有新的變化,我準備再培養一下他們別的興致。

    說不定就有一個會退出。”

    孟度絕望的搖搖頭道:“這不可能!”

    云瑯聳聳肩膀,指著屋子道:“小蟲從長門宮回來了,且看她如何處置。

    三個人里面,兩個癡人,一個半傻子,說不定人家自己會有解決的法門。”

    孟氏猶豫的對丈夫道:“那就再看看?”

    孟度長嘆一口氣,算是答應了。

    一群人撕扯都撕扯不開的兄弟兩,在小蟲出現在屋子里以后,立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并且在勤快的收拾他們的房間。

    “我要嫁給孟二!”

    小蟲把話說得斬釘截鐵!

    “哇……”

    孟大的嚎哭聲就從房間里傳出來,同時傳出來的還有孟二歡喜若狂的吼叫聲。

    曹襄撓撓下巴對呆若木雞的孟度夫婦道:“事情解決了,他娘的,原來這么簡單。”

    云瑯歡喜的道:“總要做出決斷的,小蟲做了,盡管孟大會非常的傷心。”

    孟氏流淚對孟度道:“云侯說的對,總要有決斷的。”

    孟大一開始哭得非常傷心,也不知道小蟲說了些什么,孟大的哭聲就消失了,也變得非常高興,孟二卻又開始大哭起來,看樣子,剛才說的話對孟二很不利。

    曹襄淫笑著對云瑯道:“這傻妞不會真的準備嫁給他們兄弟兩個吧?”

    孟度夫婦一臉的尷尬之色,不過,看他們松了一口氣的模樣,云瑯覺得他們夫婦可能真的有這個意思。

    云瑯敲敲站直了身子朝屋子里看,只見小蟲一手拉著孟大,一手拉著孟二,用軟綿綿的聲音跟他們兩兄弟說話:“你們以后要聽我的話,誰要是不聽,我剛剛學會做的蛋糕就不給誰吃。

    你們家太窮了,以后呢,你們兩個要好好地養雞,把家里變得跟我家一樣富,這樣,別人才不會看不起我們。

    孟大,我嫁給孟二你不要生氣,以后我做的好吃的,會給你雙份,孟二要跟我一起吃,所以,只能吃一份。

    想想啊,以后但凡有好玩的東西,好吃的東西你都有雙份,孟二娶老婆了,就只能吃一份,以后有了孩子,他連一份都沒得吃了……”

    小蟲的一番話讓孟度夫婦不斷地翻白眼,而曹襄已經快要笑死了,至于云瑯,臉上依舊帶著微笑,對于小蟲的見解非常的贊同。

    “你還要怎么樣?”云瑯對孟度夫婦道。

    孟氏咬咬牙道:“孟二不懂人倫之事。”

    云瑯笑道:“孟大也不懂!”

    “這如何是好?”

    “小蟲懂啊,她母親早就教過她,不僅僅如此,小蟲整日里跟云氏的仆婦們在一起,耳濡目染之下,就算是她母親不教,那些久曠之身的仆婦們整日里污言穢語不絕于耳的,她也學會了。

    人家夫婦房內事你少管,免得尷尬,準備婚事吧,小蟲的母親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再把小蟲留家里會留成仇人。”

    孟度哈哈大笑一聲,朝云瑯拱拱手道:“老夫這就去司天監去問一個良辰吉日,然后就送庚帖過來。”

    云瑯嘿嘿一笑,拍拍孟度的肩膀道:“去找梁翁商量吧,估計會把這個老貨活活樂死。”

    孟度道:“別說他,我也快要樂死了,哈哈哈,等不及了,這就去長安……”

    看著小蟲跟孟大孟二趕著一群鴨子去了水塘邊上,云瑯覺得那個氛圍非常的棒。

    倒是曹襄總是追問云瑯,事情發展到最后,會不會真的變成一女侍二夫。

    這些都是表象。

    最了解孟大,孟二的人不是他們的父母,也不是云瑯,曹襄這些旁觀者,而是已經融入到孟大,孟二生活里的小蟲。

    云瑯從小蟲跟孟氏兄弟的對話中知道了一件事,孟氏兄弟之所以瘋狂的追求小蟲,并不是因為小蟲有多漂亮,有多么溫柔,也不是想著跟小蟲生兒育女。

    他們只想跟小蟲長久的在一起……

    當別人都把孟氏兄弟當做傻瓜看,卻因為孟氏兄弟的身份不敢放肆嘲笑的時候,只有小蟲把他們當一個正常人來看。

    該罵的時候罵,該打的時候騎在孟氏兄弟的身上毆打他們,在他們得病,或者餓肚子的時候照顧他們……

    孟大,孟二很傻,但是他們知道誰才是對他們最好的那個人,因此,有這樣的結果并不奇怪。

    在這一段看似混亂的關系里面,核心內容其實很簡單,那就是——長久的在一起。

    云瑯很羨慕孟大,孟二,他們的要求簡單,只要有吃的,有穿的,有睡覺的地方,每日里能看見小蟲,他們就覺得自己活在天堂。

    吃中午飯的時候,云瑯看見小蟲回來了,這孩子依舊快活的像一只小鹿,蹦蹦跳跳的,看樣子,她已經輕易地理順了自己的生活。

    蘇稚見云瑯在看小蟲,就笑道:“我可沒她那么傻!”

    云瑯笑道:“誰傻,誰聰明,要過幾年才能知道。”

    “小蟲會被嘲笑的。”

    “她現在不就在被你嘲笑么?”

    “我是說以后!”

    “以后啊,別人只會羨慕小蟲,這個傻傻的孩子其實是一個頂有福氣的姑娘,跟別人相比,她活更有尊嚴。”

    蘇稚哦了一聲就不說話了。

    云瑯拍拍蘇稚的小手道:“你也是一個有福氣的人。”

    “小蟲有福氣,是因為她有孟大,孟二可以使喚,我能使喚你嗎?”

    “你難道沒有發現,從我們認識到現在,我們不是一直都在按照你設想的步伐前進嗎?”

    蘇稚想了一下,立刻就歡喜起來,連連點頭道:“好像真是這樣的。

    我第一次見你,就想去看你軍中的病患,結果,你把我搶到了軍營,讓我成了軍醫。

    后來呢,我想住在你家,畢竟,你家的飯食比外面的好吃的太多了,然后我就賴在家里,你并沒有攆我走。

    再后來呢,師姐跟婆婆來了,我想找個人拴住你,結果,師姐就嫁給你了,再后來……”

    蘇稚說話的聲音越說越小,眼中有晶瑩的淚花在閃爍,云瑯摸摸蘇稚的腦袋道:“再后來我們就成了親,這一路下來,每一個主意都是你自己做的主。

    現在想想……是不是覺得很快活?”

    蘇稚擦一把眼淚笑道:“我想繼續下去!”

    云瑯端起飯碗笑道:“那就繼續下去好了。”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