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一二八章無兄弟,不遠征(2)
    第一二八章無兄弟,不遠征(2)

    (道歉加更,還有一章)

    一瞬間,云瑯沾沾自喜的心情就沒有了。

    心中的苦澀無法言表。

    很多時候當,我們把所有的成功歸結于自己的能力的時候,就會忘記這背后還有別人的心血與付出。

    好兄弟就是這樣的,當他正在幫你的時候你會一無所知,歡聚的時候,他寧愿跟你好好喝一場,胡罵幾句,也不愿意告訴你他曾經為了幫你損失了多少。

    霍去病不愿意說,他認為沒必要,曹襄也覺得沒必要說,他覺得這是應該的,輪到他的時候他一樣做的出來,這就足夠了。

    在劉徹的金鑾殿上,即便曹襄這種至親也會變成君臣關系,在那里,只講利害,不講人情。

    在那里,沒人把你當成晚輩來看待,你說的每一個字都要為自己負責,說對了沒有獎勵,說錯了,該有的懲罰立刻就會降臨。

    霍去病說這樣的話,不但忤逆了皇帝,也蔑視了群臣,此言一出,讓他今后在軍中很難與別人合作。

    云氏池塘里的紅鯉魚長得肥壯。

    長平正在給這些紅鯉魚喂食,一把饅頭渣子丟下去,水面就開始沸騰,那些紅鯉魚把嘴巴張的大大的爭奪食物。

    云瑯跪坐在長平的身后,默默地看著她喂魚。

    長平也沒有理會云瑯,依舊專心的喂魚,直到籃子里的饅頭渣子沒有了,她才拍拍手回頭瞅著萎靡不振的云瑯道:“怎么,知道了?”

    云瑯點點頭。

    長平繼續道:“去病這樣做沒什么壞處,一個外戚就不該跟別人有過多的接觸。

    不是外戚的將軍自然要獲得軍中同袍的認可,外戚就算了,獲得的認可越多,就越是麻煩。

    因為據皇子的緣故,你們將會無可避免的參與到立儲這樣的事件中來,現在,去病把自己弄成孤臣,沒什么壞處。”

    云瑯低著頭道:“陛下已經決定把上林苑交給據皇子統領,我跟阿襄為副貳!”

    長平松了一口氣道:“總算是有了點結果,只要陛下沒有徹底的厭棄據皇子,就是我這些天聽到的最大的好消息。”

    云瑯道:“陛下身體康健,任何想要當太子的人,都必須做好漫長等待的準備。

    所以,我以為,目前就立據皇子為太子,不好!”

    “所以你建議據皇子當上林苑的首領,就是為了給據皇子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如果據皇子封國,我跟阿襄如果當他的相國,很容易讓他的封地變得國富民強。

    可是,這樣一來,據皇子休想再成為皇帝,其中的取舍,還要請母親做主。”

    “這是自然,強干弱枝歷來都是我大漢的傳統,強悍的藩王只會被剪除,我大漢歷代君主沒有一個是出自強藩的。

    如果陛下壽數綿長,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據皇子只要能留在京師,他就有成為皇帝的可能,如果能對陛下多進孝,再加上我們的支持,據皇子繼位是可以預期的。”

    “那就等到陛下甲子壽過后,再提立儲之事吧!”

    “這么久?”

    “陛下身體康健,古稀之壽可以預期!”

    長平認真的看著云瑯道:“我能活多少年?”

    云瑯搖頭道:“我從不揣測親人的壽數。”

    “為何?”

    “得不償失!”

    長平點點頭道:“那就等到我死的前一年,你再告訴我,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安排。”

    云瑯伏地拜謝母親的信任。

    長平笑道:“看到你們幾兄弟相親相愛,我這個做母親的也就心滿意足了,去病對你的好,你記在心里就成,同樣的,你對去病的好,那孩子也從未忘懷。

    不用在去病面前過多的提起,否則,他就會認為這是一種羞辱。”

    云瑯搖頭道:“不成,我要去罵他,明明事情可以有更好的解決之法。

    兄弟情義不用他這樣表述,他是不是我兄弟根本就用不著他通過胡作非為來定義。

    公孫敖本身就是我們的死敵,這些年以來處處與我們作對,本來他已經快要完蛋了,現在好了,又讓人家有了活下去的機會。

    你看著,只要公孫敖在軍中振臂一揮,一定會有很多人盲從,到時候,不僅僅是大將軍的處境艱難,就連去病自己也會有無數的麻煩。

    很多時候,去病不能由著性子來,他本來就是一個將軍,一個統帥,不好好的統兵,參與到政事里面來做什么?

    我們兄弟每個人只要把自己最擅長的那方面做好就行,不用跨界。”

    長平笑道:“你的說法倒是很奇怪。”

    云瑯嘆口氣道:“做兄弟最重要的是長久,不是一時,等到頭發胡須全白了,還有幾個愿意跟著你胡鬧的兄弟,那才是人生快事!”

    長平大笑道:“既然如此,你們兄弟的事情我以后就不管了,有你這只小烏龜在,不會有大事。”

    “我怎么就成烏龜了?”

    “你怎么不是呢,我大漢男兒做事向來只看前方,誰有心思去顧忌后事,只有你啊,不把前后左右看清楚了,就不動彈,你不是烏龜,誰是?”

    云瑯怏怏而去……

    霍去病在朝堂上的表現后果很嚴重,雖然在皇帝的包庇下他沒有受罰,細柳營,左大營的將官們卻非常的不服氣,加上大河峽谷一戰,主要的軍功全部給了騎都尉,被公孫敖隨意的煽風點火之后,騎都尉就成了眾矢之的。

    短短三天,騎都尉與細柳營,左大營的軍卒發生的斗毆事件就不下十五件之多。

    雖然被中軍府彈壓下去了,事情卻沒有平息,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軍中打架,被人家打死可以,認慫那就完蛋了,那比死還要可怕。

    零散的打架并不符合所有人的預期,于是,霍去病就領著人帶著騎兵用的攻城錘,砸爛了公孫敖家的大門,然后舉著長槊直入廳堂,將公孫敖家的男丁統統毆打一頓之后,沒有找到公孫敖,就留下話,說是在上林苑等他來,如果他不服氣,可以帶細柳營,左大營的那些廢物一起來!

    公孫敖家的男丁也算是漢子,被揍得頭破血流,卻一句軟話都沒說,只是一個勁的讓霍去病等著。

    陽陵邑的官員過來問話的時候,不但沒有問出緣由來,反而被公孫敖家的男丁給轟出去了。

    還說自己家什么事都沒有,至于身上的傷,是練武所致!

    公孫敖回家之后就瘋了,提著戰刀就要去找霍去病報仇,終究被家人給攔住了,這時候去找霍去病除了被毆打一頓之后什么都撈不著,不如找一群幫手一起去。

    當云瑯知道事態發展到這個地步之后,只好氣急敗壞的換上武士服,帶著家將參與到這場轟轟烈烈的群毆中去了。

    到了現場,云瑯終于松了一口氣。

    張湯如同兀鷲一般坐在高坡上,就等著斗毆開始,然后好拿人。

    武力最弱的曹襄罵起人來最是惡毒,站在曹襄不遠處的公孫敖,幾次怒不可遏的要撕爛曹襄的嘴,最終被一群武士給抱住了。

    打了霍去病沒關系,打了李敢算是賺到了,打死了趙破奴該立軍功,謝寧不能打死,打死了他爹會發飆,至于曹襄,最好不要碰,萬一這家伙從馬上掉下來摔死了,會有一大群人跟著償命。

    可是,霍去病是出了名的無敵,李敢也是勇冠三軍的貨色,趙破奴的騎術精湛,只要上了戰馬,能攔住他的人不多。

    騎都尉的人少一些,卻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直到云瑯匆匆趕來之后,暴怒的公孫敖立刻下令開打。

    不論是細柳營還是左大營,甚至還有公孫敖家焦頭爛額的男丁,不約而同的先擇了向云瑯所在的方向突擊!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