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六十章 生化危機
    第六十章生化危機

    在水里很影響實力發揮!

    激情過后,兩人疲倦的靠在溫泉邊相互依偎著閑談。

    “老天對我很不公平,在最好的年紀里遇到了最惡心的人,卻把不好的一面留給了你。”

    卓姬在云瑯耳邊絮絮叨叨的說著閑話,她對自己的年紀真是太不滿意了。

    云瑯笑道:“很好啊,滿足了我對女人的所有幻想。”

    在這方面云瑯并不覺得自己吃虧了,相反,如果把以前的年紀算上,他可能比卓姬還要大一點。

    “我不知廉恥的委身于你,傷害了你的名聲……”

    “胡說八道,剛才很快活啊,你好,我也挺好的,管那么多做什么。

    人生不過百年,日子如同流水一般從身邊掠過,我們想要抓住都難,那里還有多余的時間去后悔。

    把現在的日子過好,過美,不辜負每一天就是我們的勝利。

    其實真正算起來,你才是一個有福氣的,你年紀大一些,就會走的早一些,而生死間是有大恐怖的,那個時候,我還能守在你身邊送你最后一程,讓你走的安心,走的沒那么恐懼。”

    卓姬呻吟一聲,云瑯的情話說的總是與眾不同,她喜歡聽,喜歡沿著這樣的情話去想久遠的未來。

    在這之前,卓姬從未想過自己的未來會是什么模樣,只想快快的把自己的一生過完,然后期待一下來生。

    “我的腰身變得松弛了,我很努力的去修補,為了它,我經常把自己折騰的精疲力竭,效果還是不好。

    只有這樣做了我心里才會舒坦一些,你們男人都愛好顏色,如果婦人的顏色凋零,最好的情義都會慢慢消退。

    咦?你怎么不說話?”

    “我在積蓄力量,準備再戰……”

    說再多的情話都不如實際行動,這一點云瑯早就知道。

    直到下午的時候,云瑯跟卓姬兩人才沿著林間小路走了下來,在他們身后,還跟著一群丫鬟跟家丁。

    路上遇到了老虎大王,這家伙漂亮的皮毛上沾滿了蒼耳,也不知鉆到哪里去了。

    掰開老虎的嘴巴,在他嘴里沒發現硬刺,這才放心,老虎越來越傻了,前年招惹了馬蜂,去年招惹了秦嶺惡霸豪豬。

    這兩種東西都不在他的食譜中,他卻偏偏要去招惹,弄得凄慘至極,云瑯現在很不放心讓他自己進山了。

    在云氏莊園里,他太容易得到食物,以至于失去了原有的警惕之心。

    卓姬見云瑯用手把老虎的牙齒摸了一個遍,就有些妒忌的道:“你待我的時候可沒有這么上心。”

    云瑯回頭笑道:“放心,只要是屬于我的,我沒有不上心的。

    老子在這個天地間本來就沒有擁有太多的東西,一個都不準少的要照顧好。”

    卓姬大笑道:“果然是男人,但愿您的懷抱足夠寬廣!”

    云瑯笑道:“我沒有去病那種征伐天下為己任的胸懷,我是一個小人物,只想讓我的世界里沒有眼淚跟悲哀。”

    卓姬見丈夫說的慷慨,就湊過來拉著云瑯的胳膊道:“回去我彈琴給你聽。”

    云瑯嗤之以鼻。

    “你最美的樣子我已經領教過了,彈琴有什么好的。”

    卓姬怒道:“俗不可耐!”

    云瑯疑惑的道:“你不喜歡俗事情,剛才為什么比我還歡快?”

    卓姬想要掐死云瑯,見身后的丫鬟家將們一個個忍得很辛苦,就揮揮衣袖,不理睬云瑯跟老虎,衣袖飄飄的如同仙女一樣穿過綠野回莊子了。

    好不容易把老虎身上的蒼耳清除干凈,云瑯這才一屁股坐在一塊石頭上,摸著老虎的腦袋道:“真不知道這些女人到底想要什么,老子剛才已經在拿命來愛她了。”

    老虎也覺得自己兄弟委屈,長嘯一聲,震得山澗林木葉片嘩嘩作響。

    正在莊子里帶著一群幼童收雞蛋的梁翁,聽到老虎的叫聲,見雞圈里的雞一個個被嚇得胡亂撲騰,就嘆口氣道:“害怕個什么勁啊,大王的叫聲你們難道還沒有習慣嗎?

    這一撲騰,明天就少三成的蛋……唉,這以后啊,不能讓大王再亂叫喚了,叫喚一次損失自家上千個錢,這哪里是叫喚喲……”

    一個虎頭虎腦的孩子從草堆里摸出一個格外大的雙黃雞蛋舉到梁翁眼前道:“這是最大的!”

    早就閱蛋無數的梁翁笑道:“阿爺見過更大的。”

    孟大提著一只死雞走過來,甕聲甕氣的對梁翁道:“這一群雞一定要隔離,再發現有死雞,就要全部活埋掉。”

    梁翁聞言打了一個哆嗦道:“起雞瘟了?”

    孟大搖頭道:“現在還看不出來,如果明日沒有死雞,就說明沒有雞瘟……如果明天死了雞,就要把這些雞撒上石灰埋掉。”

    梁翁瞅瞅籃子里的雞蛋,又看看滿雞圈的雞,咬著牙對跟前的小孩們道:“抓緊收雞蛋,回去之后,把衣裳換掉,用熱水沐浴,衣衫泡石灰水。”

    云氏的頑童素來聽命,見梁翁面色黯淡,不敢多問,快快的收完雞蛋,就隨著梁翁去云氏溫度最好的那眼溫泉中沐浴。

    吃晚飯的時候,云瑯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放下飯碗親自去探查之后,發現雞圈中并沒有異常,再次問過孟大,孟二之后,才知道這三天里已經死了十六只雞了。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派人去了長門宮,霍氏,曹氏,李氏問過才知道,他們家中的最近也有雞在死亡,死的比云氏還要多。

    直到半夜,云瑯這才將所有的消息綜合看完。

    “定是雞瘟無疑!”

    云瑯丟下梁翁匯總的消息淡淡的道。

    “這可怎么得了,家里養了足足八萬只雞呢。”說著話,梁翁的身子就癱倒在地上,老淚橫流。

    說起來養雞在云氏早就不是重要的產業了,可是呢,在梁翁這個固執的老漢看來,云氏就是從養雞開始發家的,這就是云氏的根本,如果雞出了問題,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趁著雞瘟還沒有開始,殺了吧!”

    “全殺了?”梁翁泣不成聲。

    “現在殺,還能落一點雞肉,等瘟疫開始了,就什么都落不下了。

    去吧,把全家人都叫起來,一起殺雞!”

    “天爺爺啊,十萬只呢!”

    云瑯無奈的攤攤手道:“你就多吃一點雞肉。”

    “君侯,您是天上的星君下凡,千萬想一個法子啊,十萬只雞就是十萬條命啊。”

    云瑯回想了一下,發現在后世,只要遇到雞瘟……恐怕也只有殺雞,埋雞這一條路好走了,只是在后世,人們一般不吃,全部銷毀而已。

    后世人都沒法子的事情,云瑯哪來的辦法?

    “這個真的沒辦法,遇到雞瘟活該養雞的倒霉,殺了吧,沒救了。

    同時把這話告訴長門宮養雞的管事,順便也告知曹氏,霍氏,李氏,再把這個消息傳播出去,告訴他們,但凡是養雞的人家開始殺**。”

    宋喬嘆口氣道:“長門宮,曹氏,霍氏,李氏會聽您的,可是要那些小戶人家也聽您的,恐怕很難。”

    云瑯搖頭道:“都喜歡聽好話,沒人愿意聽噩耗,不要緊,這一次不聽,下一次就會聽了,總要付出代價之后才會認同真理。”

    紅袖搖頭道:“上林苑養雞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這樣的損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彌補回來。”

    云瑯被紅袖的一番話說的愣住了,過了好久,才對梁翁道:“再去豬舍,牛圈,羊圈那里去看看,我覺得這件事不太對,雞瘟會來,只是不該這個時候來。”

    正在哭泣的梁翁被主人的話嚇壞了,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大聲喊著豬倌羊倌牛倌的名字,一陣風般的就跑了。

    剛剛還很鎮定的宋喬也沒了安定的模樣,匆匆拉住丈夫的手道:“豬瘟,羊瘟,牛瘟?”

    云瑯倒吸一口氣道:“如果是真的,那就麻煩大了。”

    “怎么可能一次性的全部爆發?”

    云瑯嘆口氣道:“這可能要問李陵這個女人了。”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