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六十五章 扼殺文明的兇手
    第六十五章扼殺文明的兇手

    云瑯從山頭走了下來,老虎大王獨自留在山頭上,他喜歡這個山頭。

    九月的武威已經有些寒涼了。

    老虎大王匍匐在獨石頭上仰著頭感受天氣的變化。

    草木已經開始泛黃,再遠一些的玉門關應該已經寒氣逼人,至于遙遠的天山早就白雪紛飛了。

    武威郡的好日子也沒有幾天了,最多再過半個月,北風將如約而至。

    老虎所在的這個山頭,實際上就是一顆巨大的石頭,一顆單獨成山的巨大石頭。

    羌人們喜歡把這座山稱之為獨石頭!

    平原上突兀的出現一顆跟山一樣大的石頭,這本身就是一件很怪異的事情。

    云瑯查看了整座山,最后確定,這確實是一顆單獨的石頭,至于為什么會在平原上出現這么大的一顆石頭,他也不明白。

    但是,羌人們把這顆石頭當做神!

    每年到了羌歷九月一都會成群結隊的來到這顆石頭山周圍,祭拜,唱歌,跳舞,順便交易。

    唱歌,跳舞,云瑯認為是應該的,交易更是一件好事,唯有祭拜,這很有問題。

    涼州有六成左右的羌人是以放牧為生的,因為牧場的關系,他們居住的非常分散。

    剩余的四成羌人則已經變成了徹底的農耕種族。

    很奇怪,牧羊的羌人,與種地的羌人關系很好,數百年來他們相互依存,互通有無。

    每年聚集在一起的時間不多,而秋日祭拜獨石頭的活動是他們最看重的一次聚會。

    這一次聚會,超越了羌人生活中的所有聚會,每年秋日,不僅僅是羌人互換物資的時候,也會是分散的羌人為自己女兒,兒子尋找伴侶的日子。

    到時候,這里會有三十萬的人聚會,也會有無數的糧食,布匹,鹽巴,牛羊,皮張,礦石,藥材……

    這樣的大型聚會,即便是最兇悍的山賊,馬賊也不敢來搗亂,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劫掠一下來這里的羌人。

    這或許是一個生活習慣,最早的獨石頭聚會已經沒有人記得是什么時候了,只是因為習慣,才一代代的流傳下來。

    隨著在涼州執政的時間越長,云瑯對羌人這個種族有了一些新的認知。

    這片土地上的羌人遠比他預料的要多。

    《涼州減賦令》下達之后,云瑯趁機開始給羌人編造戶籍,隨著這項工作的不斷深入。

    羌人這個神秘的部族對云瑯來說再無秘密可言。

    以前,云瑯只是簡單地認為,這就是一群只會放羊的野人,現在,他不這樣看了,畢竟一個有自己天文歷法的種族,絕對跟野人不沾邊。

    這已經是一個將要誕生出自己文明的種族,只是因為匈奴人的壓迫,居住地太過分散,這才延遲了成為一個大型邦國的可能。

    云瑯不覺得羌人能誕生出什么高級文明來,至少,在他經歷過的兩千年后,沒聽說羌人的文化。

    匈奴人走了,云瑯覺得漢人就該承擔起繼續壓迫羌人文明的重任。

    一個大一統的地方,只需要一個文明就好,文明多了,人們就會產生爭論,分歧。

    對大一統極為不利。

    云瑯之所以會來獨石頭,就是想要破壞羌人祭拜獨石頭這個習慣的。

    因為這樣的聚會,對他在涼州的統治極為不利。

    身為牧守,不論是什么樣的聚會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挑戰,尤其是這種不是官方發動的純自覺行為。

    涼州安定之后,云瑯或許會允許百姓們在城里聚會,游玩,或許會親自主持一些大型活動。

    前提就是這些活動必須是在官方的監視下進行。

    石頭就是石頭,如果石頭成了神,這就很麻煩,因為他會凝聚人心。

    原始人的王最初就是這么產生的。

    “再有十天,就會有羌人陸續到來,直到十月初一(農歷)這一天人數達到頂峰,就會有羌人選出來的老人,帶領他們祭拜獨石頭。

    然后,聚會繼續進行五天之后,羌人就會散去。”

    東方朔已經摸清楚了獨石頭聚會。

    “這些老人是他們臨時選舉的,還是多年以來都是那些人不變?”

    “經常變換,只是,有三個德高望重的人從未換過。”

    聽東方朔這樣說,云瑯停下腳步看著東方朔。

    “馬嘎嘎,姜珠,姚丹!”

    “馬房,姜房,姚房?”

    東方朔點點頭道:“靠近大漢地域的羌人沒有成族,他們是以親房為群,聚居生活,每一房的長者,其實就是族長。

    因為每一房都是親族,所以,他們的凝聚力很強,這一點上,遠超其余部族。

    只有那些遠離大漢地域的羌人才會雜居。

    比起那些雜居的羌人,他們的力量更強,在爭奪草場,水源,礦藏的斗殺中,雜居族群遠不是他們的對手。

    你從他們的姓氏中應該發現了,他們的習俗更加的像漢人。牧守懷疑這三人控制了獨石頭聚會,某家以為非常有可能,這三人留不得。”

    “殺了他們!”

    云瑯冷冰冰的下了令。

    東方朔點點頭道:“雖然會引起混亂,卻勢在必行,再讓他們主持一陣子獨石頭聚會,恐怕會生出大變。

    不論對不對,先把災禍消滅在萌芽中總不會錯的。”

    云瑯冷笑道:“涼州目前只應該有一個聲音。

    開局最重要,只有開出一個好頭,后面的事情才能順水成章。

    任何異端都必須鏟除啊!”

    東方朔低著頭踢飛了一塊碎石子,有些惆悵的道:“道理是對的,只是執行起來總不那么盡人意,也有違我們的本心。

    我還沒有入仕的時候,見多了官員草菅人命的勾當,總以為自己當官之后,就能杜絕這種事發生。

    現在,說著如此惡毒的話,心中卻不起任何波瀾,也不知道是我變了,還是這個世道本來就是如此。”

    云瑯輕笑一聲道:“是你的階級變了……”

    東方朔愣了片刻,低聲道:“是我變了。”

    說完話就仰頭看著孤獨的站在獨石頭上的老虎。

    “起了遠游的心思?”

    “是啊,我想去蜀中一趟。”

    “哪里有值得一見的人?”

    “沒有,只有值得一見的蜀山。”

    獨石頭下的談話很快就結束了。

    話語中的殺意卻沒有被風帶走,反而圍繞在獨石頭周邊,變得更加殺氣四溢。

    獨石頭距離姑臧城不到百里,快馬一日即可往來,云瑯回到姑臧城的時候,太陽堪堪落山。

    才洗漱完畢,一杯熱茶都沒有喝完,霍光就匆匆趕來了。

    “師傅,此時刺殺羌人三房長老恐不是好事。”

    云瑯道:“你有別的法子?”

    “修建獨石城!”

    “你要把獨石城變成涼州的商貿要地?”

    “正是,弟子已經謀劃良久,就等今年獨石頭聚會之際宣布!”

    “馬嘎嘎,姜珠,姚丹,這三人中哪一個是你的人?”云瑯饒有趣味的瞅著霍光。

    “姜珠!”

    “可信嗎?”

    “他兩個兒子被弟子送去了長安,他的嫡親兒子。”

    “那就讓姜珠當內鬼,誅殺馬嘎嘎跟姚丹。”

    “弟子原來只想分化這三人來著。”

    “死人更加可靠,我們如果需要人手重新培養就是,野生的這種我信不過。

    小光,為師今年不過三十歲,你只有十七歲,在我們這個年紀,千萬不要想著豢養那些年紀大的人。

    我們有的是時間自己培養!”

    霍光點點頭道:“弟子知道了,這就去安排,相信姜珠還不敢違抗我們。”

    云瑯點頭道:“那就去安排,今年的長老選舉,應該由我們來主持,這一點很重要。”

    霍光道:“弟子會安排好的。”

    “我覺得阿音的熱氣球到了飛起來的時候,你以為呢?”

    “弟子也是這么認為的。”

    書客居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