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三十七章 我同意
    金陵大學會議室,召開了一場臨時會議,由校長許建親自主持,要求軟件院的領導務必到場。

    不少教授本來都在實驗室里,結果被一個電話叫來開會。

    會議的核心很簡單,討論的就是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圍脖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一篇文章——《淺談華國當代校園學術風氣——從一位本科生的論文說起》。

    文章中提到,一名本科生在一個月內,連發九篇計算機sci論文,以此為切入點,批評了華國高等學府的學術風氣,批評了某期刊審核不嚴,并且點名那位本科生來自金大。

    這簡直是把金大架在火上烤。

    會議中,一名軟件院的老教授推了推眼鏡,站起來不溫不火地說道:“……那九篇論文我看過了,其實寫的挺好的,本科生能寫出這樣的論文,委實不太容易。要說他灌水實在牽強了點,很多計算機期刊投稿的質量還不如他。那個叫祝方才的……教育評論員,可能根本不懂什么信息技術,或許我們和他溝通一下,指出他的錯誤,應該能讓他把那篇帖子被刪掉。”

    發論文發的多了還會被人嫌棄?

    不少教授心里都裝著一肚子困惑,這個會議簡直開的莫名其妙!

    “不現實……祝方才這家伙,肚子里有幾兩水他自己不清楚?你看看他的頭銜,教育評論員、科普作家,哪一個像是能和我們尿一個壺里的?”坐在會議桌前的書記搖了搖頭,說,“人家擺明著就是來碰瓷的,和你打什么商量?”

    這件事確實不好處理。

    首先學生沒有任何過錯,退一萬步學校也不可能處分學生,但現在輿.論上卻形成了一種單方面的聲討。

    而整件事情說來也好笑,完全就是一個圈外人借著自己社會地位上的優勢指手畫腳。

    至于動機,幾個校領導也看不太懂。

    也還好不是一月前填志愿的時候,否則在座各位的罵娘的心都有了。

    但不管怎么說,這件事已經對學校的聲譽造成了嚴重影響!

    許校長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沉默了大概半分鐘,才緩緩開口說道:“現在不是論文寫的好不好的問題,而是社會各界對我們學校的學術風氣產生了質疑,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回答質疑,向社會各界澄清。另一方面,我們還要搞清楚,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經過了一下午的討論,這次會議最終作出了兩項決定。

    一方面為了學校的聲譽,對這篇博文帶來的輿論影響展開公關,發布公告澄清論文的學術價值,同時律師函警告,要求道歉。另一方面要求各院系領導,查出這個姓陸的本科生,問清楚具體是什么情況。

    一個月9篇sci,差一篇就兩位數了,聽起來確實魔幻了點。在座的各位軟件院教授雖然也有過灌水的經歷,畢竟計算機論文的含金量擺在那,可卻沒人沒水的這么瘋狂過!

    然而這時候,各位校領導還不清楚,其實陸舟還真就發了十篇,只不過另外一篇不是計算機,是數學……

    ……

    圍脖,評論區。

    【臥槽,一個本科生發表九篇sci,騙鬼吧,這玩意兒有這么好發?】

    【……感覺我上我也行。(狗頭)】

    【支持祝老師!打擊學術毒瘤!矯正這種不正風氣!(拳頭)(拳頭)】

    【身為一枚麻省理工大學的留學生,表示這樣的現象在美國完全不可能發生,想都不用想,投稿人肯定是鉆了國內部分普刊偽審核機制的空子……】

    【悲哀,我們的大學都培養出來一些什么樣的學生!只會寫論文的研究人員有什么用?論文能變成原子彈嗎?連本科生都能寫出這么多來!可想而知,我們國家的學術界已經病入膏肓……】

    【洗地的省省吧,你自己試試一個月寫不寫的了9篇論文,做不到就不要在旁邊嗶嗶。】

    臥槽,什么幾把玩意兒?

    就沒有一條智商正常的評論是站我邊的嗎?

    兩萬轉發,一萬評論,無數點贊!

    坐在空教室里刷著圍脖,陸舟越看越氣,卻沒什么好的辦法。

    大家其實并不在意真相究竟如何,大家永遠只想看到他們自己想看的東西。

    比如權威被推翻,“應試教育下的產品”被打倒,科學大牛在民間,戳穿學術界“虛偽”的面紗……至于論文真的是否向那姓祝的說的那樣一文不值,有幾個人會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一眼?

    不存在的。

    為了噴這些噴子,陸舟還專門注冊了個圍脖,結果他這個當事人發的評論卻石沉大海,連個點贊的都沒有。

    可能,這就是圍脖小透明的悲哀吧……

    默念了幾聲平常心,陸舟一如既往的關掉手機屏幕,伸手抓了抓頭發。

    本以為選擇了一個最簡單的任務,沒想到還藏著這么一個大坑在里面。

    其實也怪他疏忽了,當時要是用個化名發表文章的話,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但是事情都已經這樣了,就算再后悔也沒用了。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到了他的手機上。

    撿起來一看,是老唐打來的。

    陸舟表情有些古怪,實在想不出老唐有什么找自己的理由,心說不會和論文的事有關吧?

    應該不會吧?

    懷著不確定的心情,陸舟接通了電話。

    “喂?”

    “小陸啊,在忙啥?”

    聽聲音還挺平靜的,陸舟定了定神,說:“在教室自習……有什么事嗎?”

    唐教授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方便的話來一趟我的辦公室。”

    “現在?”

    “嗯,就現在。”

    ……

    收拾完東西,陸舟背上電腦和書,徑直前往了唐教授的辦公室。

    當他進去的時候發現,應用數學系的魯主任和計算機系的張主任也都在這里。

    看了眼走進來的陸舟,三位教授先是笑了笑,隨即表情有些微妙地相互看了一眼,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最后還是唐教授嘆了口氣,開門見山道:“陸舟,我問你件事兒。”

    陸舟說:“教授您問。”

    唐教授繼續問:“你前段時間……就是發表那篇數學論文之后,有沒有在sci期刊上投過稿?”

    知道多半是瞞不過,陸舟心中嘆了口氣,如實答道:“有。”

    張主任看向旁邊的魯主任,無奈道:“果然……以聽姓陸,我就琢磨著我們系都沒幾個姓陸的。挨個問過了,別說寫論文了,連怎么投稿都不知道。”

    唐教授急了,不信邪又問:“你發的是數學論文是不是?”

    “是……”陸舟老實點頭,可隨后又小聲補充了句,“也發了別的論文……關于人工智能和地理信息系統的。”

    唐教授的眼睛都快瞪了出來:“你……你怎么又跑去發計算機的論文了!你前幾天不是還在研究那什么梅森素數嗎?”

    “我發現那個報刊投稿給錢,一篇得有150呢,”不好意思地看了唐教授一眼,陸舟小聲說,“然后我就把我研究出來的東西,拆成九份寫成論文發上去了……不可以嗎?”

    唐教授:“……”

    魯主任:“……”

    張主任:“……”

    有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畢竟學校是鼓勵學生多發論文的,為了稿費發論文聽起來很怪,但也不算什么壞事……

    但這件事上偏偏卻出了問題。

    辦公室陷入了迷之沉默,最后還是魯主任咳了咳,用友好的語氣說道,“那個……陸同學啊,你的論文是自己寫的嗎?”

    “當然,”陸舟點了點頭,“而且我就在圖書館里寫的。”

    這他確實沒有說謊,因為光把論文從系統中兌換出來是不夠的,如果他自己弄不懂里面的知識點,根本無法展開寫作,頂多是把算法抄上去而已。

    為了完成這些論文,他光是看的文獻就有一百多篇,更不要說那些專業書籍。

    所以別說是什么調監控,就算是現場考察幾個關于人工智能和gis系統的問題,他也能對答如流。

    當然,如果問一些超范圍的問題,問到人工智能在其它領域的應用,可能就有些懸了。不過有系統在的話,現場用積分兌換也不是什么難事兒,頂多浪費了點……

    這下魯主任也不知道該說啥了,最后還是軟件院的張主任站了出來,笑了笑,說道:“魯主任其實也沒別的意思,只是我們都沒想到,你不但在數學上有一套,對信息技術方面也有這么高的見解。我看過你的c語言成績,95分已經很不錯了,我們當然相信論文是你自己寫的……但現在有些人不信,而且把這件事挑出來做文章。你有上過圍脖嗎?”

    其實雖說大部分人工智能都是用c++編寫的,但c語言考試成績和人工智能卻并沒有什么直接的關聯,因為老師除了教些c++語言的基礎使用方法之外,根本不會教深入的東西。

    不過反過來想,能寫出那樣論文的人,c語言考試這種基礎上的東西總不會太差,95分這個成績,也算是滿足了張主任的預期。

    “您說的是那篇文章嗎?”陸舟問道。

    “是的。”盯著陸舟的眼睛,張主任點了點頭,“你已經看過了?”

    “看過了,”雖然心里氣得要死,但在外人面前還是得保持風度的,陸舟擺了擺手,作不在意狀說道,“那種通篇都是無腦抹黑的東西,我根本懶得和他一般見識。”

    雖然說這話的時候,心里恨不得把他一刀劈了就是。

    “陸同學,我必須糾正你一點,”魯主任嚴肅地看著陸舟,“你不只是一個個人,你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代表著我們學校的聲譽!我們不會這種學術上不道德的行為,同樣也不會容許任何人惡意抹黑我們的學生。我希望你端正態度,嚴肅的看待這次事件。”

    “魯主任,可是我也沒辦法呀?我私信他根本沒理我。”陸舟無奈道。

    “其實魯主任也沒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態度不要這么消極,”張主任用緩和的語氣說道,“輿論上的事情,我們學校會做出公開回應,只是,我們希望你能配合我們,在適當的場合為自己,也為學校發聲。可以嗎?”

    原來是要替我出頭啊……

    我還以為什么呢,早說啊!

    陸舟松了口氣,點頭。

    “我同意!”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