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八十四章 不足以擔此殊榮
    魯主任確實沒有騙他,上次那個百萬支票的頒獎便是最后一次。那次以后,雖然網絡上關于這件事的議論還在發酵,卻再沒有媒體進入學校,打攪他的日常生活。

    后來陸舟才知道,學校其實已經幫他擋掉不少采訪了,包括前段時間采訪過他的幾家媒體,都是有節操的正規媒體,很多小媒體和自由新聞人想進學校的大門都進不來。

    畢竟,校園終究還是學習的地方。

    適當的宣傳有助于提升學校的知名度,擴大學校的生源,但如果不把握一個度,卻會擾了校園的清靜,散漫了積極向上的學風。關于這一點,校領導們心里還是有桿秤的。

    周六,陸舟去了一趟工行,在工行分行行長的親自接待下,兌現了那一百萬元支票。

    打發走了那些推銷保險和理財產品的人,陸舟迅速離開了銀行。一直到坐上門口的滴滴,他都沒完全回過神來,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他從來沒這么有錢過。

    以至于突然這么有錢,他都不知道該怎么花才好了。

    總之,先存起來?

    在校門口下了車后,陸舟第n次拿出手機,看著轉賬短信中的那串零,心臟怦怦跳得厲害。

    “……一百萬到手了,這樣一來,距離達成任務二的條件,就只差四百萬了吧。”

    默念了幾聲平常心,陸舟將手機放回了兜里,向校門口的小吃街走去。

    隨便找了家小碗菜館解決了午飯,當他跨過校門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兩點多。

    想起來昨天唐教授給自己的電話,他在回宿舍樓之前,先去了一趟實驗樓,找到了老唐的辦公室。

    敲了敲門,聽到里面一聲“請進”,陸舟推門走了進去。

    看到來人,唐教授笑了笑,調侃道:“你小子這幾天過得倒是挺瀟灑啊。”

    陸舟不好意地笑了笑:“老師,您就別取笑我了,我都快煩死了……”

    辦公室里在做項目的兩個研究生齊齊翻了個白眼,決定無視掉這貨。

    煩?

    那你把一百萬給我,讓我來替你煩惱啊!

    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太可恨了!

    拿起保溫杯,抿了口熱茶,唐教授笑瞇瞇地說道:“哦?我看你倒是挺開心的,接下來準備進軍娛樂圈?”

    陸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決定不說話。

    “行了,一會兒我還有課,不和你閑扯別的,說正事兒吧。”見陸舟不開口說話,老唐也沒繼續調侃,停頓了片刻,繼續說道,“我這里有一封邀請信,是普林斯頓大學那邊寄來的,明年二月份有一場國際數論研究學術會議在普林斯頓舉行,那邊邀請你過去對研究成果進行學術報告。”

    陸舟愣了下,困惑道:“學術會議?”

    唐教授笑著說道:“沒錯。學術的進步在于交流,這種國際數學會議,有機會參加盡量多參加,對你的個人發展只有好處。尤其是這個會議,在國際數論領域還是有相當影響力的,你是咱們學校第一個收到這個會議邀請進行學術報告的本科生,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吧。學校會報銷的你往返機票還有食宿開銷,你放心地去就好了!”

    哪怕是借著這個機會去和同行交流下,收獲也是很大的。

    從唐教授手中接過了那張書面邀請函,陸舟點頭道。

    “那我回去準備下。”

    “把你那篇論文拿出來改改,做個簡單的發言稿就可以了,言簡意賅就好。重點是后面的qa環節,估計不少數論研究的同行都揣著一肚子疑問,準備在提問環節向你發問,這個你可得好好準備下!”唐教授叮囑道。

    “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陸舟點頭道。

    “別急著走,還有件事,”唐教授笑了笑,停頓了片刻,繼續說道:“柳書記準備推薦你評選華國十大杰出青年。不管最后能不能選上,至少也是個提名。”

    華國十大杰出青年!

    陸舟瞳孔微微收縮了下。

    這個“華國十大杰出青年”評選活動他是聽說過的,據說是由華國青年聯合會創意策劃,聯合十家主要新聞單位共同主辦,旨在舉薦青年人才,樹立時代楷模,好像一共也才評選了十來屆的樣子……

    其影響力,與五四青年獎章并列!

    陸舟屏住了呼吸,心跳加速了那么一下下,不過卻是迅速冷靜了下來。

    首先,僅僅一個周氏猜想的證明,能否配得上這個獎項,還得打上一個問號。畢竟這個獎項并非是針對科研領域,而是針對全國全行業全領域的評選,審核標準是社會貢獻。

    而且,作為一項政治資本,這種獎項的評選,往往沒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簡單。

    如果他拿個菲爾茨獎回來,倒是有些希望。

    再其次,沒有無緣無故的贈予。

    如果說上次柳書記來學校對自己噓寒問暖,是為了表現市政工作對教育和科研人員的重視。這次忽然推舉自己評選華國十大杰出青年,怕是沒有表面上那么簡單。

    想到這里,陸舟心頭的火熱倒是褪去了幾分。

    對于自己的智商,他從來是毫不懷疑的。

    但是……

    對于情商這東西,他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陸舟沒有給出答復,只是笑了笑,恭敬地問道:“老師,您的意見是?”

    唐教授笑瞇瞇地說道:“我的意見?那得看你以后想往哪方面發展了。如果你今后打算從政,往體制里發展,這是個機會,柳書記說不定就是你仕途上的貴人。發展的好,以后混個大代表當當是沒什么問題。再往后能做到哪一步,就得看你個人機遇了。”

    陸舟沉默不語。

    唐教授也不著急,坐在那兒喝茶。

    過了好一會兒,陸舟忽然笑了笑,搖了搖頭:“我一個政z常年游走在及格線邊緣的學渣,恐怕不是端這碗飯的料。”

    雖然對于一個父親在體制內工作的工人子女來說,這個提議還是相當有誘.惑力的。要是能抓住這次機遇,一路做到大學校長、乃至華科院院長,加上他的黑科技系統,未必走不出一條別樣的陽光大道。

    但是陸舟覺得,人貴在有自知之明。

    而且他覺得自己隨心所欲習慣了,體制內的生活未必是他想要的。

    “看來你小子還挺有自知之明的,我看你也不像是能干這塊的料,”唐教授笑著把保溫杯放在了辦公桌上,看著陸舟贊許地點了點頭,語重心長地說道,“既然你已經做出決定,那就推掉吧,記得拒絕的時候委婉點就可以了。”

    陸舟想了想,笑著說道:“學生才疏學淺,不足以擔此殊榮……這樣回復可以嗎?”

    唐教授笑著點了點頭,只回了一個字:“妙。”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