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地府朋友圈 > 第2215章演戲
    當鄭乾和哮天犬來到前廳的時候,此刻,普家的氣氛已經是冷峻的足以令人窒息了。

    這種壓抑的氛圍和幾個時辰之前,吃狗肉時候那種滿臉興奮笑容的狀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普山站在前面,臉色陰沉的幾乎可以滴出水來。

    在他看來,就是其他三大家族之中,有人知道了兩年前的真相就是不老宗所為,他們想要報仇,還想要把自己屁股下的屎給擦干凈,這才找了普家背黑鍋,在這里吃狗肉,在這里殺人。

    就算是不老宗追查下來,他們普家首當其沖,罪責難逃。

    “你們當中,有些人真的很好啊!”普山緩緩開口,眸子低垂,讓他的臉色看起來越發的陰沉了。

    其他人皆是不明所以,一頭霧水。

    雖然虞承嗣已經死了,但是普山早已經下令封鎖了消息,其他人還不知道情況。

    聽著普山的話,韓鴻星眉頭一皺,他不知道什么情況,還以為是因為剛剛的狗肉事情,站出來道,“普兄,難不成是虞大人對這狗肉不滿意?”

    “滿意?”普山眼眸一凜,猛地扭頭盯著韓鴻星,“你覺得他應該滿意呢,還是不應該滿意呢?”

    韓鴻星突然被普山如此發問,也是一滯,不知道該怎么接話了。

    頓了頓,普山繼續道,“今天就在這里,我希望把事情都說清楚,如果誰拿我們普家當槍使,那么,就算是我們普家沒了,我也一定不會讓他好受,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這話,普山的氣勢極大,讓底下的那些人更加迷糊了。

    “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啊?為什么剛剛還好好的,這下子就在這里胡亂發瘋了?”那些人一個個的心中疑惑不已。

    看著眾人沉默,普山心頭的怒火更是不打一處來。

    這些人,還真會裝啊。

    明明自己已經做了事情,卻還不承認?

    看來,還不夠啊!

    普山擺了擺手,頓時后面沖進來一大群普家的衛隊,直接將整個院子都圍攏起來了,而且每個人手上都拿著家伙,不像是鬧著玩的。

    韓鴻星的眉頭一皺,“普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說清楚啊?這樣不清不楚的,我們怎么知道啊?”

    普山眉頭皺起,沉喝道:“難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們自己心里沒點逼數么?”

    底下的人面面相覷,一片沉默。

    “好!”普山氣得渾身發抖,“很好,很能演戲,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夠裝到什么時候,我今天陪你們玩到底!”

    普山的話音落下的瞬間,那些圍攏的院子的普家衛隊皆是猛地抽出佩刀。

    “鏗!”

    一聲響亮的刀鋒出鞘的聲音傳來,讓那些人心臟都是一陣突突。

    韓鴻星看了一眼其他的兩大家族的負責人,三人幾乎是同時道,“普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還請你務必說清楚!”

    普山目光從這三人身上掠過,他的心底暗自冷笑,“演戲,這演技很不錯嘛!”

    雖然心底如此想,但是那普山嘴上道:“虞承嗣……死了!”

    “什么?”韓鴻星和其他兩大家族的負責人皆是臉色大變,難看無比。

    ……

    此刻,遠在不老宗的大廳之內,也是聚集了一群長老,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也都是凝重之色。

    為首的一名灰衣老者手上,正抓著一只傳信小蜜蜂。

    他剛剛看了傳信內容,的確是不老宗長老虞承嗣發出來的。

    ——南豐城四大家族不知何故發現了鬣狗行蹤,并且將之滅殺,我懷疑他們對兩年前的事情起了疑心,等我細查之后,再做匯報。

    “那只鬣狗,我們已經是明明三令五申,讓它不得妄動,看來還是禁不起人腦的誘惑,下山尋食被發現了,南豐城的四大家族的人抓住了那鬣狗,從它的嘴里套出來了消息,才得知兩年前的真相!”有人開口道。

    那為首的灰衣老者緩緩點頭,“不排除這種可能,虞承嗣去的時候,便是發現那鬣狗已經被四大家族的人殺了,誰也難保在它被殺之前有沒有松口,如果真的是它泄露了兩年前的秘密的話,那現在虞承嗣的處境很危險啊!”

    “殺人滅口!”有長老跟著補充道,“虞承嗣自己也有這種覺悟,所以,他才會在傳信之中如此說!”

    灰衣老者臉色凝重,像是在思考著什么。

    突然這是,一名不老宗弟子急急忙忙沖進大廳之中,嘴里喊著道,“大長老,不好了!”

    “何事驚慌?”大長老的眉頭一皺,問道。

    那名弟子手上正捧著一塊玉佩,只不過,此刻那玉佩早已經碎裂成渣了,如果這玉佩還是完整的話,一定能夠看到,在那玉佩的背面,還會刻著一個名字——虞承嗣!

    “虞長老的命魂玉佩剛剛突然炸裂,想必虞長老現在已經……”那名弟子快速的道。

    “什么?”

    看到那玉佩的樣子,大廳內其他的長老也是一下子站了起來。

    這種命魂玉佩,乃是他們不老宗長老級別以上的人所配備的東西,在成為長老的那一刻起,便是需要一滴精血融入玉佩之中,再利用秘法加持,就算是遠在千里之外,只要這玉佩沒有出現意外,便是沒有生命危險,倘若這玉佩炸裂,那也就是意味著,這玉佩的主人也不在這世上了!

    “看來,南豐城四大家族的人已經開始下手了!”灰衣老者喃喃自語,“他們決心要清算兩年前的舊賬了!”

    “哼!”

    一名長老站了起來,“知道了哪有如何?區區一個南豐城四大家族,我們還怕了不成?那些個賤民而已,他們的腦子能夠被鬣狗看中并且吃掉,那是他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現在竟然還敢找我們復仇,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很快,也有長老附和道,“對,我們必須要盡早行動,既然這南豐城四大家族不聽話,不如趁早滅了他們,南豐城這么大,重新扶植起來一個新的四大家族,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小事么?”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但重點都是在滅掉四大家族,維護他們不老宗的‘光輝’形象。

    “好!”

    那名灰衣老者大手一擺,嘴里沉喝道,“木長老,就由你帶隊,領著我不老宗的精英弟子前去,速戰速決,滅掉四大家族,一個不留,無論老少男女,就地格殺,另外,扶植四個新的四大家族,并且這個新扶植的四大家族必須要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一名紅面膛,穿著青布衣袍的老者上前一步,拱手道:“是,大長老,我一定完成任務!”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