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非凡洪荒 > 《非凡洪荒》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血木
    【51途站www.bxsapv.tw

    在這永恒森林之中出現一片之物所不能靠近的區域,便好似在外界大海之中忽然有一塊區域完全沒有海水,直接便空著凹陷下去一般不可思議。

    畢竟,大海之中海水便是絕對的主角,而這永恒森林之中,植物便是絕對的主角,兩者的關系并沒有本質的不同。

    這遺跡在地面上的面積止有數十里方圓罷了,這點面積,相對于整個永恒森林來說幾乎連一小點都算不上,羅帆幾乎一言掃過,便將整個遺跡的景象完全了個清清楚楚。

    這太古遺跡的模樣和那地圖之上所展示出來的模樣并沒有太多的區別,便是連最細小,被風一吹便能吹走的沙土,也沒有多少不同。

    而那地圖,存在的時光可以肯定絕不是一年兩年之間,而必定是以千年萬年來計算的時光。由此便可出這太古遺跡果真是相當不凡了——若是沒有超凡的力量存在于此處來覆壓一切,哪里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在這遺跡周圍,并非如同其他地方一般只是草木,剛好相反,在此處除了草木之外,還有著不知多少生靈的氣息存在著。

    這些生靈絕大多數都是隱藏著,有些是在另一處開辟出來的陣勢之中,有些便直接大大咧咧的駐扎在這遺跡周圍。

    便在此時,距離羅帆所在之處數千丈之外的某處空地之上,便有著一個與周圍融合得極好的營地存在著,而在那營地之中此時有著許多生靈正懶散的活動著。

    這些生靈絕大多數都是先天道體的模樣,但也有一些是其他異獸的模樣,甚至還有著幾名起來乃是樹人一般,高有數丈,身上氣息隱隱,靜立著便好似一顆普通的大樹一般。

    除了這個營地之外,在其他數個方向,也都有著許多生靈聚集的氣息存在著。

    這些顯然便是那周圍勢力對于這太古遺跡的重視所派來此處守著的生靈,他們在這里想必便是要防止其他生靈對這太古遺跡做什么。又或者是想要到底其他勢力從這遺跡之中獲得什么好處。

    這些謀算,很是簡單,根本不需要什么思考便能明白。

    對于這些。羅帆自然不會太在意。

    那些生靈哪怕最強的也只是三四階仙境的存在罷了,這種實力在他們各自勢力當中已經是相當了不起了。但,這種實力與羅帆之間的差距之大,幾乎便是天壤云泥都不足以形容。只要羅帆愿意,他們根本便不可能發現羅帆的存在。因此此時羅帆與八元、封靈雖是站在那里,但一切氣息都被羅帆限制散逸不出,這太古遺跡周圍眾多生靈,卻根本沒有任何一個能夠發現羅帆他們的存在。

    羅帆念頭微微一動。隨手一指,他們三人的身形便隱入虛空之中,完全化為無形,再難以察覺。

    接著,他們便直接踏入那太古遺跡的范圍了。

    一觸及那地面,一種無法形容的氣息直沖而上,直接震撼他的心神。這整個永恒森林本來便擁有一股滄桑古老的歲月氣息,只是這種氣息隨著深入這森林內部已經漸漸內斂。雖依然存在。但卻再不會對生靈產生作用。

    但此時這太古遺跡的地面,除了這種滄桑古老的歲月氣息之外,還蘊含著另外一種氣息。

    那是一種威嚴,一種震懾一切,讓一切生靈都要在其面前完全屈服的威嚴,這種威嚴強大無匹。甚至讓羅帆也感到自己的心神受到微微的震蕩。

    那封靈乃是一件法寶的寶靈,雖說種種表現都與真正的生靈沒有不同。但畢竟不是生靈。這種威嚴對其來說卻沒有多少影響,本身根本便毫無所覺的四處張望著。眼中透出某種追憶的神采。

    而八元卻與羅帆與封靈不同了。他沒有羅帆那般高深的道行,那般強悍的心智,更在本質上與封靈完全不同,因此,在這威嚴氣息傳入體內的瞬間,他便感受到某種無法形容的恐懼,整個身體一軟,便直接跪倒在地上了。

    卻是根本無法承受那威嚴的壓迫,完全無法掌控自己的身軀了。

    羅帆掃了八元一眼,也不管他,轉頭著這太古遺跡,眼中透出了贊嘆之色。

    那威嚴雖說微微震蕩他的心神,但他只是念頭微微一動,便足以將那威嚴完全壓下,再不受絲毫影響了。

    但他雖能不受影響,但對于眼前這太古遺跡居然能夠散發出如此這般的威嚴,他卻是感到頗為玄妙,對這太古遺跡有了更多的興趣。

    至于八元,別說他并不在意他如何,便是在意,他此時也不會管他的。畢竟這威嚴只是這太古遺跡隨意發散而出的一種發散的威嚴罷了,這種威嚴事實上根本沒有多少威力。只要習慣了這威嚴,雖依然會受到壓迫,但卻不會有多少更大的影響。

    因此,不用他去管,八元很快的便應該能夠習慣那威嚴,從那威嚴之中回過神來。

    果然,過得一會,八元的神色便恢復了平靜,有些慚愧的站起身來,嘟囔了一句:“居然連地面都有這樣的威力,這地方不簡單啊……”

    他的嘟囔也只有封靈笑嘻嘻的回了一句:“那當然,這可是太古遺跡,存在的時光至少也有數千億年了呢。”

    說著,羅帆已經帶著他們兩人來到了那太古遺跡的正中央。

    這一路上,也有著一些生靈趴在這遺跡的某處研究著什么,顯然是那周圍的勢力所派出的,對這遺跡進行研究的生靈。

    只是,這些生靈全心全意的關注那太古遺跡,別說羅帆隱身前進,便是他不曾隱身,他們怕也完全無法發現他們從他身邊經過吧。因此,這一路上,他們三人根本沒有遭遇到任何異常,平靜的便到了那太古遺跡的正中央。

    這太古遺跡地面之上的整體便好似是一個營地,又像是一個村莊,只是這營地,這村莊的建造形式及其久遠,及其堅固。而且盡顯一種久遠古老的氣息罷了。

    在這太古遺跡的正中央并不是什么大建筑,而是一個廣場。

    這個廣場只有數百丈方圓,地面上鐫刻著密密麻麻的無數繁復玄奧的線紋、符號。這些線紋、符號哪怕是到了此時。依然是在牽引著周圍無窮元氣,推動他們開始運轉,讓那他們組合成為一個極其玄妙的狀態,發揮出某種不可思議的威能。

    在這廣場的正中央之處。有著兩道立柱,在立柱中間有著一個往下傾斜的樓梯,通往深邃幽黑的地底。

    那廣場之上無數的符號與線紋,流轉之中便是不斷的充入這樓梯之中,發揮著種種言語無法描述的作用。

    而在這廣場之上除了這些固定的建筑之外。事實上還有著幾名生靈存在著。

    這幾名生靈都是樹人,每一個都有著四階仙境的道行,他們盤踞在那廣場中央的兩個立柱周圍,靜靜的站著,便好似幾棵大樹一般。

    這種情況很顯然,他們便是各個勢力派來此處守住這進入真正遺跡門戶的生靈了。

    羅帆他們三人此時依然是隱身狀態,而以他的實力,那幾名樹人顯然是不可能來發現他們的。

    但。即便是如此。八元在感應到那幾名樹人的氣息之后,依然感到心驚膽戰。畢竟,這些樹人實力最弱的都要比他強上一個級別,一個巨大的,沖下三階到中三階的大級別。

    這種存在,幾乎一只手便能夠將他掐滅。此時便守在旁邊,而他們幾人要在他們的守護之下穿過那樓梯。這對他而言怎么可能是一件輕松的事情?

    羅帆不管八元如何,帶著他們兩人輕松的便穿過了那幾名樹人的阻擋。來到了那樓梯入口。

    那樓梯深邃幽黑,一級級樓梯不斷往下,似乎延伸向無邊無際的黑暗,延伸向無法探測,無法想象的深淵之中。只是站在那入口之處,想到要走進去,便會油然生出一種自己正在墮向深淵的感覺。

    羅帆細細打量一番這入口,發現這入口并不是沒有任何防御的。

    事實上這入口之處層層疊疊的疊加了數百層封印,這些封印并不十分強大,只要有著三四階仙境的力量便能輕松的將它們突破。但這些封印卻沒有一個是簡單獨立的,只要破除某一封印,便自然會有著某種信息通過某種神秘莫測的渠道傳遞出去,溝通某種遠處的存在。

    至于溝通什么存在,那卻不用多想便知道,必定是那數個勢力的統治者了。

    “居然是連入口都有著這樣的防御,來他們在下面定然是獲得了無數好處,甚至幾個勢力都已經將那些利益分配好了。”羅帆如此想著,也沒有停頓,隨手一抓,那數百層封印便瞬間被他抓開一個容人進入的空隙。

    而在這過程之中,那封印沒有產生任何一絲絲的異狀,別說光影,便是波動都不曾出現。

    這種情況,自然不會引起周圍那些樹人的注意了。

    至于會否會引起那遠處幾個勢力掌控者的注意,這便得那些掌控者對于這封印到底有多關注了。若是他們加載在這封印之上的只是一些簡單的力量而已,那羅帆的動作自然便能輕松的瞞過他們。但若是他們將自己的意念完全融合進入其中,那哪怕羅帆再小心,雖沒有信息傳出,但撕開這封印,便好似正在撕扯他們的意念,他們卻是必定會有所察覺的。

    對此,哪怕是羅帆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不過,他也并不在意。能夠瞞過他們,那少了許多麻煩,自然是好事。但若是無法瞞過,那頂多也只是多一些麻煩罷了,對他所能真正造成的影響事實上卻并不甚多,在這種情況下,他哪會太過在意?

    便如同羅帆所預料的一般。

    當數百層封印被他以某種玄妙的方式撕開成一個容人通過的空隙之時,遠在數萬里,數千里不等的數處玄妙時空之中,有著七八位存在同時心念觸動,感覺到了這變化。

    一個全部是水的時空之中,一名化為巨大魚類在其中遨游的六階仙境生靈猛然停下了自己的動作,眉頭一皺,暗自想到:“有不是我們幾大勢力之人撕開太古遺跡的封印了。嗯,這手法絕不是六階仙境所擁有的,算了算了。為了一個遺跡與這樣強大的存在爭斗卻是不值,你想要進去便進去吧。”

    想著,再不去管那變化。繼續翻卷海面,干著他之前被打斷的事情去了。

    這種類似的思緒在其他幾個時空之中發生。

    但,有一個漆黑的時空之中卻并非如此。在那漆黑的時空之中,一名如同先天道體。有著萬丈高下,盤膝坐在地上,周身還帶著樹木痕跡的生靈雙眉一掀,眼中透出通紅的煞氣,冷哼一聲:“居然敢觸碰我們的規矩。哪怕你再強大也要付出代價!”

    這生靈也是六階生靈,而且是一種古木化形而成的六階仙境生靈。

    從其本體那般巨大便能出,他的實力絕對不會是普通的六階仙境生靈所能比擬的,若是正常來說,他甚至能夠挑戰普通的七階仙境生靈。

    這生靈周身帶著無窮煞氣,更有濃郁的血腥氣息不斷的透出,浸透整片時空,讓整片時空都被包裹在其血腥氣息之下。

    這生靈說著。一震。身體站起,雙腳交替抬起,整片時空的地面都開始劇烈的震蕩起來。赫然是他之前雙腳乃是化為根系插入地底之中。

    隨著他站起身來,整個時空忽然有著無數嚎叫聲響起。

    一股股原本隱蔽于其氣息之下氣息沖天而起,帶著瘋狂的,興奮的嚎叫聲沖上了天空。與這存在遙遙相對。

    這存在,便是那太古遺跡周圍的某一個勢力的統治者。而這一個時空,便是這生靈所開辟出來的。提供給他手下生靈生存的時空。周圍那些興奮嚎叫的氣息,顯然便是他的手下。

    這生靈,事實上乃是一株血木經歷了數億年歲月之后化形而出的生靈,天生便血腥無比,乃是這永恒森林眾多吸食血食成長的樹木。他手下的那種多生靈,也大多是擁有同類性質的生靈。

    因此,這個勢力,事實上也是最為血腥,最為霸道的勢力。若非周圍每一個勢力背后都有著強大的靠山,他的靠山無法壓服對方的靠山,其他幾個勢力根本不可能在此處與他對峙。

    不過,即便是對峙,他也是占了絕對的上風,其他幾個大勢力也只是維持了根本利益不曾受損罷了。想要將他壓服,那難度之大,卻是近乎不可能。

    一番呼嘯之后,那血木一震身軀,便快速的縮小,轉眼間便縮小成為三丈高下的巨人。

    這般模樣雖說依然與常人不同,但比起他之前那萬丈高下的模樣來說,卻是好上了不少。

    “小的們,隨老子殺人去!”縮小之后,這血木大吼一聲。這吼聲在整個時空之中不斷回蕩。隨著這吼聲,周圍他的眾多手下齊齊大吼,現出激蕩憤怒無比的心緒。

    那血木哈哈大笑,抬手一撕,那時空便瞬間裂開一道橫亙整個時空的巨大裂縫。

    在這裂縫之后,便是那永恒森林的景象。

    接著,那血木便呼嘯著帶著他那密密麻麻的數千手下直沖而出,脫離這一處所在,進入了永恒森林之中。

    他的那些手下大多數都是先天道體的模樣,但卻是各種種族都有。其中有著許多還是帶著樹木的痕跡。

    他們離開那時空之后,氣息瘋狂爆發處于來,產生了巨大的旋風,從他們所在之處向著四面八方飚射,讓周圍的眾多樹木都開始風雨飄搖起來。

    那血木帶著眾多手下呼嘯著便向著太古遺跡的方向快速飚射而去。

    如此聲勢,其他幾個勢力又對他十分的關注,哪里可能發現不了。一時間,意念飆飛,一道道憤怒的意念從四面八方轟向那血木。

    “血木王!你這是要干什么!難道你打算挑起我們幾個勢力的全面戰爭嗎?!”之前那巨大的魚類發出了這樣一股意念。

    其他幾大勢力的意念也是與這類似。

    “有生靈破壞我們的規矩踏入遺跡之中,你們不管,自然就是本王來管了!”那血木王發出一股猙獰的意念,轟向那數股意念,直接將那數股意念轟了回去。

    “維護規矩難道需要帶著你的全部手下嗎?!那存在雖只是七階仙境的生靈,但卻也不可能無敵,你帶上幾十名手下也就足夠讓對方有所收斂了。你現在這般做分明是想要借這個機會帶著全部手下進入遺跡之中牟取利益,快快住手,不然就戰爭吧!”那魚類的意念再度轟了回來。

    同時轟回來的,還有其他數股意念,他們表達的意思也是類似,都是在警告那血木王不要趁勢干什么讓他們不能容忍的事情。

    “嘿嘿……你們這些懦夫現在已經有勇氣動手了嗎?老子說是要去維護規矩,你們愛信不信,如果你們想要戰爭,那就戰爭吧!反正官司打到上面,老子也有話說!嘿嘿……”那血木王嘿嘿一笑。未完待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復制) !!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bxsapv.tw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