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非凡洪荒 > 《非凡洪荒》正文 第兩千三百二十六章 一個又一個
    【51途站www.bxsapv.tw

    這人影乃是一名看起來二十來歲的青年模樣。★

    ★

    但,也緊緊只是看得出其年歲而已,其真正的面目卻是隱隱約約,好似有著一層迷霧遮掩住他的面容一般。這種遮掩的效果相當強力,哪怕是羅帆,都無法看透這迷霧,無法真正看透他的真實面貌!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足以表明此人在某方面比起羅帆要強上許多了。

    更別說,他現如今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這里,直接面對羅帆,這更是展現出了他的不平凡,讓人難以再輕忽視之!

    “你鬧得,太過分了。”這個男子在這時候這樣說著。

    隨著這話語,羅帆便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危機感從自己的心靈深處泛出。

    就仿佛他在這個瞬間已經是從原本無比強悍的五劫強者變成了一個全身**出現在雪地之中的嬰兒一般。

    那種無依無靠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召來天地之光,全身上下開始散發出那好似活物一般的光芒。

    隨著這光芒,那種無比強烈的危機感隨著減弱了一些。雖然依然存在,但至少沒有到讓他變成全身**的嬰兒出現在雪地之上的那種程度了。

    面對著這樣的變化,這個出現在他面前的男子面上神色冷漠,只是靜靜的盯著他,那一雙原本模模糊糊的眼睛忽然變得清晰起來,在那雙眼睛之中,好似蘊藏著無窮天地,無限宇宙,無盡威能!

    一種難言的吸力,出現在那雙眼睛之中,隱隱間穿透了羅帆現在身上的一切防護,穿透了他的肉身,穿透了他的心靈,直達他的心靈根源,直達他的心靈核心!

    “沒想到我居然也會被人這樣對待。”這瞬間,羅帆心中閃過這樣的想法。

    這種將對手的一切力量,一切表象完全繞開,直接針對對手心靈核心的做法,本是他最為拿手的手段。之前他對待這整個道尊之路第四層之中的其他所有修士的手段,其實便是類似這樣的手段。

    但,現如今,這種手段居然被眼前這個青年用在自己身上,而且居然也讓自己有種無可抵御,無法防備的感覺,這讓他怎能不有莫名的感慨?!

    當然,感慨歸感慨,但他可沒有就此屈服的想法。

    要知道,以他自身原本玩弄其他修士心靈的手段而言,若是心靈核心真的落入了其他人的掌控之中的話,那等待自己的,便將是永無出路的黑暗深淵!

    到得那個時候,自己的意志自由,生命自由,都將不再能夠被自己自主!

    這種命運,他怎么可能接受?!

    當下,他暴吼一聲,他的心靈深處,開始有著一種莫名的奇妙光芒散發出來。$

    這種光芒璀璨而耀眼,蘊含著一種無法想象的獨立氣息,就好似是有別于任何天地,任何大天地之中的一切的一切一般!

    這是,則之世界觀的氣息!

    一種獨立的,完全獨屬于羅帆的,有別于任何大天地,任何天地之中流行的世界觀的一種世界觀的氣息!

    這種絕對獨立的氣息擁有著絕對的排他性。在這瞬間,就已經是讓他的心靈獲得了這種排他性,使得任何接近這心靈的一切外物,都在承受著之前所沒有的壓力!

    就像是,現如今從眼前這青年眼中發出的,直接針對心靈核心的那種吸力一般。它,便是在這種排他性的作用下,開始節節后退,最終退出了羅帆的心靈,讓他感到身心一輕,之前的那種下一瞬間心靈就要失去自主,失去活動能力的感覺就已經完全消失了。

    “原來是選擇逆行之路,怪不得如此不合群。”這時候,那青年眼中透出驚異之色,口中這樣道。

    “你,到底是誰?”羅帆無比警惕的盯著眼前這青年。

    他能夠感覺到,眼前這青年,并不是實質的存在。或者說,并不是某修士的真身、分身、化身,甚至,投影!

    它,乃是一種極為詭異,極為玄奇的,甚至他現如今都尚且不了解的一種奇特存在。

    這種存在,介于虛實之間,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有著真實存在的事物的特質,更有著并不存在的虛幻之物的特質。

    這種特質,使得他能夠在這里發揮出一些實體所能夠發揮出來的威能,也使得它能夠避免本不該出現在這里之物出現在這里所遭受的懲罰。

    從這種奇異的特性來說,就已經能夠知道,眼前這存在,必然是來自更高層的道尊之路!

    而且,絕不是第五層,第六層這等與第四層間隔極小的道尊之路,而可能是第七層甚至更往上的道尊之路所投射下來的!

    這種情況,讓羅帆在這時候心中不由得產生了某種不祥的預感。

    當初這第四層之中所存在的,將整個第四層分割成為道尊門下領域和散修領域的屏障,似乎便是某位在極高層的修士所布置的……難道,眼前這修士,便是那一位在當初于這第四層布置屏障的那一名道尊門下?!

    “我的名字,在這里不能說。!

    不過,想來你應該大概猜得出來。沒錯,就是你猜的那樣。”這青年淡淡的道。

    聽到這個,羅帆面色一震。他并不覺得他與這強者之間的交流會產生什么誤會,并不就認為自己這時候心中所產生的猜測會與眼前這強者心中所認定自己會產生的猜測會有所出入。

    畢竟,到了他們這個層次,語言,已經不再是交流彼此意志的唯一途徑了……

    所以,很顯然的,眼前這修士,想來便是當初那在這第四層構筑了屏障將其分割開來的那一名修士!

    “果然是你。”羅帆嘆了一聲,“我原本以為你要么永遠不會出現,要么早在當初我將屏障破壞的時候就會出現的。沒想到你居然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里。”

    在這時候,他的身上有著兩重光芒。

    一重隱藏在內層的,蘊含著與外界其他一切格格不入,似乎自身便是一個完美的,獨立的,唯一的個體一般。

    而另一重光芒,卻就是在外層的,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

    內層的光芒,便是從則之世界觀之中引發出來的,屬于則之世界觀的光芒。而外層的那一重光芒,卻就是那天地之光的光芒了。

    這兩種光芒各不相同。其中外層的天地之光蘊含著無限威能,哪怕是面對著第六層的存在都能夠斗上一斗。破壞力,創造力,更是達到了如同真正的天地一般的層次了。

    而內層的光芒,卻就是有著絕對完美的排他性!任何其他不同于這光芒的一切想要侵入進來,都要引發這內層光芒的激烈反應,讓他的則之世界觀之中所蘊含的,一切觀念神通的威能都向其傾瀉而來!

    這兩重光芒,任何一重在平常都足以防備一切可能遭遇到的麻煩了。但在這時候,哪怕是有著這兩重光芒守護,羅帆也依然是沒有感到自己有多少安全感。

    他心中有著莫名的感覺,眼前這強者,若是真的要對付自己,這兩重光芒的用處,怕是不會太大。

    因此,在這時候,于這兩重光芒之后,他卻時刻準備著另一種手段。

    那來自他現在尚且沒有從其他任何修士身上所見識到的,那溝通各個層面自己所對應的存在的能力所帶來的種種威能,種種力量!

    眼前這青年修士看著羅帆,心中隱隱感到有些怪異。

    他明明感覺到,自己在投射到這一層的點滴力量應該能夠輕松的將對方解決,但卻總有一種不安之感從心底泛出,好似在警示他自己一樣……

    正是因為這種怪異的警惕,使得他在這時候卻是沒有直接出手對付羅帆。

    畢竟,他現在這點力量投射到這第四層,可是有著其他任務的,對付羅帆,不過是順手的事情而已。若是能夠輕松的,無損的將羅帆解決,那么他自然不會客氣。但若是對付羅帆可能讓他的任務受到影響,甚至可能讓他任務失敗,那可就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了……

    衡量了一陣子,這青年終究嘆了一聲,道:“也罷,雖然不知道你有什么底牌,但我現在冒不起險,就此算了吧。”

    聽到這個,羅帆眉頭一皺,心中一陣不爽,只是靜靜的看著這青年。

    “為了避免再次遭遇入侵,你必須交出主宰的權限。這一層,也需要重新劃分道尊門下與散修的領域。你可有意見?”這青年對著羅帆這樣道。

    羅帆一聽,只是冷笑,道:“莫要把我當傻子哄。戰爭協定是什么,我也聽過一些。我可不知道在其中有任何一條規定必須將每一層的主宰都換成你們道尊門下才能夠安保和平。將這一層分割成為道尊門下領域和散修領域更是無稽之談。那不過是你們道尊門下為了把持整條道尊之路而借題發揮罷了。”

    “這么說,你是反對了?”那青年在這時候看著羅帆,眉頭皺了起來,眼神深處似乎有著一種正在涌動著的狂躁正在翻涌著。

    “說得好!”這時候,一把聲音傳入了羅帆的耳中。

    隨著這把聲音,有著一道詭異的虛影從天而降,悍然落向眼前這青年的身上。

    這虛影雖說來得詭異,但顯然并沒有超出這青年的反應范圍,在這時候,面對著這樣忽如其來的虛影,他身體微微一退,以一種哪怕是羅帆都無法感應到的方式就已經是退出了數丈,直接躲開了那從天而降的一道虛影!

    “精妙。”在這瞬間,羅帆心中所產生的便是這樣一個想法。

    那青年方才那一退,看似普通,其實卻是蘊含了無限的奧妙在其中。發生的時候羅帆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覺得對方的身形如同超越了時空,在那虛影出現的時候就已經退出了數丈的距離……

    但,當事情過去之后,那青年躲閃的每一個細節,其中所蘊含的每一絲玄奧,奧妙,都開始在他的腦海之中不斷的回放。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而已,但在回憶當中,羅帆卻如同面對著無限的天地,無窮的大道,無盡的觀念,以及,無限的威能!

    就好似,他并不是一名普通的生靈在轉移,而是一方無比廣大,無比玄奧的天地在挪動一般!

    在這時候,那虛影也已經是顯現出來。

    卻又是一個人影。

    一個看起來也是青年,只是相比于那之前的青年要大上數歲,看起來顯得更加粗豪的一名青年。

    “是你?”那道尊門下在看著這新出現的青年,皺起了眉頭。

    “怎么不能是我?你都能夠下來,為什么我不能下來?”那粗豪青年呵呵一笑,道。

    “我可不記得你們散修居然會這么在意低層的形勢。”那道尊門下皺著眉頭這樣說道,顯然雖說不爽,但卻依然保持著冷靜。

    “哈哈哈……在以前自然不會,但現在可不一樣了。我們,已經有了希望!”那粗豪青年笑著,眼神掃過羅帆。

    那道尊門下眉頭皺地更深了,看向羅帆的目光之中首次夾雜了警惕。

    “你們打算推他來當低層的代理?讓他來與我們爭奪道尊之路的掌控權限?”那道尊門下這樣說著,身上的氣息開始膨脹,一種莫名的氣勢開始向著羅帆以及這剛出現的粗豪青年碾過來。

    那模樣,似乎那粗豪青年一個回答不好,他便要直接動手了一般。

    聽到這個,那粗豪青年哈哈一笑,道:“當然!這難道不行嗎?!你們道尊門下已經得意了這么長時間,也該輪到我們來得意一陣子了,不是嗎?”

    “可惜,原本還打算留著他的。”這時候,那道尊門下冷笑一聲。

    說話間,抬手就向著羅帆虛虛拍過來。

    這一拍之間,羅帆就感覺到整個道尊之路第四層好似都落入對方的手掌之中,伴隨著對方手掌的去勢,向著自己猛碾壓過來!

    哪怕是那手掌的威能尚且沒有及身,他就已經感受到自身的天地之光開始嘎嘎嘎嘎作響,似乎有著某種無比強力的無形力量正在碾壓著這天地之光,讓這天地之光已經難以承受,就要崩潰了一般。

    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危機感從他的心底瘋狂涌出來,讓他幾乎忍不住就要動用其他層面自己所對應的存在所帶來的種種手段了。

    就在這時候,那粗豪青年卻是冷哼了一聲,身形一閃,就已經來到了羅帆的面前,擋在了他與那手掌之間!(未完待續。)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bxsapv.tw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