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55章 知道香最怕什么嗎
    又研究了會人皮經文,

    方正正打算放好那片紙扎人所留的小紙片時,

    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

    只見小紙片無風自己漂浮而起,居然似要朝某一個方向漂浮的跡象,方正臉上神色大變,趕忙一拳握住小紙片,九陽真氣團團包覆住小紙片。

    四季堂大藥房。

    腰間系著一條小黃人圍裙,有些手忙腳亂,又是燉湯,又是紅燒魚,又在顛鍋爆炒宮保雞丁,正在為父女倆準備晚飯的藥店老板,手中顛鍋動作忽然一頓,皺眉凝視向某個方向的虛空,好似那一雙目光能穿透一面面墻,遙望向無盡遠處。

    可接下來,藥店老板又變成遲疑,疑惑的表情,凝眉似陷入沉思。

    直到…有焦糊味,還有黑色濃煙,充斥滿整個廚房,在外堂看店的小雪,朝廚房大喊道:“爸,你又把菜燒糊了!”

    藥店老板低頭看了眼焦糊粘在平底鍋的魚,又看了看顛鍋失敗,掉在地上的“大地雞丁”,尷尬道:“小雪,看來我們晚飯又只能吃方便面了。”

    而此時的小區內。

    方正輕吐一口氣,暗自慶幸道:“還好我反應及時。”

    就在剛才,手里的紙片出現一股陰冷,森寒的異常能量波動,已經跟鬼物混得有些臉熟的方正,自然明白這股能量波動意味著什么。

    此時,雖然被真氣包覆著,防止鬼物氣息泄露,可掌心里的小紙片依舊在鍥而不舍的,想要漂浮往某個方向。

    方正微微遲疑了下,然后抓起那片三四公分大小的紙片,匆匆出了門。

    他打算好奇看看,到底要弄什么幺蛾子?

    紂市。

    桃花錦園小區。

    慌亂的腳步聲,打破空無一人的靜謐樓道,只見一名踩著高跟鞋的年輕女孩,神色慌張的跑出電梯,然后驚慌失措跑向家方向。

    她臉色有些不正常的蒼白,神情惶恐,緊張非常,時不時轉頭看看身邊還有身后,似乎是正在害怕躲避什么,以至于她蒼白顫抖的手,好幾次拿不住鑰匙,掉在空蕩蕩的走廊地上,發出刺耳噪音。

    足足半分鐘,對了十幾次,鑰匙才終于對準鑰匙孔,年輕女孩臉上一喜,趕忙推門進屋。

    隨著家里所有燈都被打開,年輕女孩這才如釋重負的把自己整個人,重重摔在沙發椅上,借助沙發的緊緊包覆力,貪婪尋求溫暖與安全感。

    今晚的經歷,讓她想想還有些后怕不已……

    啪嗒!

    突然,一個的男人腳步聲,如幽霧世界的石英鐘撞碎寂靜,從臥室方向響起,重重敲擊在年輕女孩的心口。

    年輕女孩身體一僵,她絕望,驚恐看向臥室方向,想要大聲驚叫求救,可恐懼侵襲了她的全身,卻又什么都叫不出來。

    啪嗒!啪嗒!腳步聲逐漸走向臥室門口……

    吱呀…臥室房門輕響,緩緩打開一條黑暗門縫,臥室里一片黢黑……

    為什么!

    為什么!

    恐懼像冰冷海水吞噬年輕女孩全身……

    恰在此時,咚,咚咚,玄關大門外傳來敲門聲音:“你好,我是送快遞的。”

    10秒,20秒…始終沒人開門。

    咚。

    咚咚。

    手指輕輕叩門的聲音,再次從玄關外傳來。

    “你好,我是物業的,樓下有住戶投訴你家漏水,樓下的天花板現在正在下雨。”

    依舊無人開門。

    救…救我…年輕女孩驚恐瞪大兩眼,看向大門方向想要求救,可她卻感覺自己全身冰冷如冰塊,仿佛小時候鬼壓床的場景重現…明明大腦很清醒,張口想要呼救卻連一個字都喊不出來…嘎吱,臥室門重新合上,沙發上的人已經消失不見…突然,轟隆!

    一聲巨響,玄關防盜門猛然朝內爆炸,巨大的力道就連砌著門框的墻壁,都猛地震顫了下。

    “我又抓到你了。”

    一抹意味深長的冷笑,隨后就見一個提刀男人,砰,一刀直接霸道劈碎臥室的木門,無數木渣爆炸碎開。

    提刀男人直接撲殺進臥室內。

    緊接著,又聽轟隆炸響!

    屋子猛地一震,臥室一面墻直接炸出一個大窟窿,一個女人被毫不憐香惜玉的扔出臥室。

    砰!砰!

    臥室內接連傳出巨大的爆炸聲響,屋子時不時震顫幾下,聲勢驚人。

    “昨晚被我劈碎的那個是你爸爸還是你爺爺?”

    “不說話?”

    “還想逃,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有沒有問過我手里的鬼頭刀,它!答不答應!”

    轟!

    巨大的力量,直接將臥室墻壁整個劈斬得爆炸,砰砰砰,大量磚石飛濺,瞬間塵土彌漫了整個屋子。

    一時無法看清屋子內情況,只能聽到不斷有爆炸巨響。

    十幾分鐘后,當警察趕到時,除了在一堆如同爆炸場景的廢墟中,只找到早已嚇暈過去的屋主,并無其它發現。

    不久后,這件案子開始由某局的“專業人士”接手。

    而此時,因心虛怕被找上關于二三十萬裝修計劃的方正,早已離開桃花錦園小區,一路上專挑小路,準備返回住處。

    一邊趕路,方正一邊看向手掌,只見在他掌心里又多了一張紙片。

    此刻一共有二張紙片。

    方正不由皺了皺眉,到目前為止,他還不知道,這些從紙扎人身上殘留的紙片,具體有什么作用。目前的唯一用途,是一旦有紙扎人現身,立刻就會引起反應。

    就在方正思考之時,忽然,腳下踩到一物。

    他抬起腳掌。

    這才發現,他不小心踩到了一張祭拜死人用的黃紙。

    呼,呼…忽然無風而起一股陰風,周圍席卷起一些黃紙,還有冥幣,就是那種十億,一百億面額的普通冥幣。

    此時,方正才發覺,他為了避開街頭攝像頭,專挑小路,居然走進了一條路兩邊栽滿老榕樹的陰森森小路。

    這是條老街,老榕樹的龐大樹冠,將本就并不寬敞的老街,完全籠罩于樹蔭之下,長年累月的日月照灑不進來,形成一處陰氣之地。

    一到晚上,這條罕有人跡的老街,路兩邊所有商鋪便已早早打烊,只剩下幽寂如鬼街的無人老街。

    這時,方正注意到在前方十字路口,背朝他正蹲著一個在濃黑夜色下的漆黑人影。

    “人怕三長兩短,知道香最怕什么嗎?”

    “香最怕兩短一長……”

    </br>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