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136章 第二輪魔鬼游戲
    “魔鬼游戲,現在開始!”

    “60…59…58……”

    電話中的詭譎男人聲音,開始了魔鬼倒計時。

    方正目光逐漸冷冽下來,是不是就因為孫文飛沒有回答正確魔鬼游戲,等孫文飛墜亡后,于是有了后來的死亡順序?接下來是輪到同樣沒有回答正確魔鬼游戲的趙亮?然后輪下來是同樣魔鬼游戲失敗的李可心?

    這就是這三人生前的死亡記憶回放嗎?

    想要跳出深淵,還是永墜深淵?

    應該就是指生與死。

    3…2…1…0!

    “你沒有救下他。”帶著幸災樂禍的陰惻惻聲音,是電話里的那個詭譎男人聲音。

    居然用的是第二人稱的“你”,方正心頭一凜,果然!在孫文飛出現的時候,他早已在一開始就被邪靈發現了。

    眼前不是孫文飛的記憶回放!

    是那個邪靈故意拿出來的記憶回放!

    方正剛要有動作,可恰在這時!

    砰!

    孫文飛跳樓墜亡,一切太突然了,方正根本沒有反應時間。

    可就當方正低頭看向腳下地面時,卻發現腳下地面并沒有孫文飛的尸體,孫文飛的尸體居然消失不見了。

    方正查看大樓四邊,都未找到孫文飛的身影。

    當他跑出大樓,站在孫文飛墜亡位置時,還是沒有找到孫文飛的任何蹤影。

    孫文飛就這么突兀消失了。

    方正二眉越擰越緊,他不知道那個邪靈到底在搞什么花樣,既然已經發現到他,為什么不攻擊他?

    為什么只是簡單的讓孫文飛記憶回放?

    甚至孫文飛從出現到跳樓,都只是一段普通的生前記憶,連他身上的木雕與玉牌都沒有起到反應。

    尤其是那個賭上性命代價的魔鬼游戲,最后再來個第二人稱的你,簡直太過詭異,讓方正開始感覺…這趟走陰,可能將會極其不容易。

    就在這時,引魂燈再起反應。

    三小時后。

    方正的身影,出現在澤雅街道,玉西路。

    “第二名遇害人的墜亡地點嗎?”

    “這是又要準備放出第二名遇害人的生前記憶?”

    第二名墜亡者,趙亮,性別男,28周歲。

    方正這次站在大馬路上,并沒有進入趙亮準備要跳樓的大樓內,他倒要看看,他不進入大樓內,缺少他這個重要參與者,那邪靈這次還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他厭煩了對方像老鼠一樣躲來躲去,他是想要逼迫出那個像老鼠一樣,只會躲在陰暗角落里窺視別人的邪靈,直接跟邪靈正面硬懟。

    反正都已被發現,一味逃避只會越陷越被動,還不如索性正面硬懟一波。

    方正凝望著大樓天臺位置,同時警惕防備著身周的任何風吹草動,免得陰溝里翻船。

    就在方正轉頭的瞬間,猛然!

    身后一家24小時營業超市中,不知什么時候,已無聲無息站著一名男子,這名男子一邊目光死死盯著一棟大樓,一邊拿著手機正在跟人打電話。

    是第二名墜亡者趙亮!

    方正一眼就認出對方與檔案上照片一樣,而此時,他與趙亮之間,正好隔著超市的玻璃感應門。

    而趙亮此刻死死盯著的目光,正是他生前跳樓的那棟大樓。

    “李可心快逃!他追來了!他追來了!阿飛死了,他已經盯上我了……”當聽到趙亮的聲音時,方正一怔,這個聲音好熟悉,不就是此前與孫文飛通話的那個男人聲音嗎?

    只是此時的趙亮聲音,少了先前的陰冷與詭異強調。

    “趙亮,你在胡說什么,什么追來了,莫名其妙讓我逃哪里去……”十分詭異的,即便隔著超市玻璃感應門,方正居然依舊能清晰聽到電話中的對話內容。

    電話中是一名年輕女孩的聲音,應該就是第三名墜亡者李可心,女,24周歲。

    方正眸光一凜,心無畏懼,居然徑直走向趙亮。

    然而,就在這時,電話中的李可心聲音一變,雖然依舊還是李可心的聲音,卻變成了毫無感情的陰冷語氣,與詭譎腔調。

    魔鬼游戲,又要開始了!

    只聽李可心以詭譎腔調,緩緩說道:

    你遇到一名酗酒者,后來你發現你跟酗酒者都是已婚人士,于是有了共同話題。

    酗酒者朝你詭異笑笑,說起一段往事。

    男人都有七年之癢,當妻子辛苦懷胎的時候,他也不例外出軌了。

    哪怕他妻子說最近老感覺門口有人徘徊,總感覺到有人在動家里的門鎖,但他還是沒有理會,每天都是很晚回家。

    但不管他再怎么隱藏,偷偷摸摸,最終還是被他妻子發現,為此兩人大吵一頓,他擔心妻子動到胎氣,就打算出門散散心,讓兩人冷靜冷靜。

    酗酒者說那個時候的他,等怒氣消下去后,其實就已經有了悔意,他發現自己一直愛著的還是他的妻子,哪怕在過去的時候,外遇對象一直讓他跟妻子離婚,他始終都是反對。

    于是他買了束花,準備回家向妻子道歉,同時他也打電話跟外遇對象攤牌,以后斷絕關系。

    就在他快到公寓樓時,他向妻子發送了一條道歉信息,可是等了很久,都沒有收到妻子的回復,電話也沒人接。他慌了神,以為妻子出了什么意外,匆匆停好車后,馬上沖入公寓樓,但這時候妻子又回復了他信息,說剛才睡著了,沒看到信息。

    當說到這時,酗酒者突然朝正在仔細傾聽的你詭異一笑:“當時的我,心里松了一口氣,還好妻子沒有事。這時我才發現,因為剛才太著急,我把買好的花忘在了車里,于是我又重新走出公寓樓一層,準備先回車里去取花。”

    “一邊走出公寓樓,我一邊跟妻子發信息,讓妻子別著涼,小心動了胎氣,我馬上就到家里了。這次妻子很快回復我信息,說已經躺在床上,讓我不用擔心,我才剛收到回復信息,才剛走出公寓一層,卻發現妻子已經在外頭等我了……”

    故事到此結束。

    ……

    李可心那陰冷,詭譎聲音響起:“魔鬼游戲,現在開始!想要跳出深淵,還是永墜深淵?你只有六十秒時間來還原事件真相。”

    “60…59…58……”

    電話中開始了魔鬼倒計時。

    方正感覺這個故事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過?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