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154章 蛇蝎
    “等等,你那什么畫皮明明是自己抹脖子自殺的。 ”

    方正表示這個鍋他不背。

    原本方正以為,對面冷艷女孩的出現,會是要找他復仇,然后兩人相殺相恨為劇情展開,甚至他已經饑渴難耐,但求一戰了。

    連一具畫皮分身,都能讓他斬獲了十七枚符文。

    若是本尊出手,豈不是更加富有?這就是傳說中的身邊有位白富美,人生起碼少奮斗十年。

    身邊若有位七十歲大壽女朋友…人生起碼少奮斗四十年。

    然而。

    接下來的一幕,方正目光失望,冷艷女孩很冷,只是很冷的看著他,居然并未馬上出手。

    他還以為,對方又會丟出來一打畫皮鬼讓他砍。

    冷艷女孩很冷。

    也很冷靜。

    正是因為對方的這種冷靜,方正很快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自龍頭湖村那次,畫皮高家發現到,有人一直在假冒畫皮高家的名義,在外批虎皮,狐假虎威。

    所以才有了后來的煞虎畫皮,追擊至龍頭湖的一幕。

    雖然煞虎斬殺了冒名畫皮高家之人,但隨著冷艷女孩調查,發現這人并不是真正首腦,背后還另外有一股勢力在操控著一切。

    比如是誰放出假消息,對外聲稱龍頭湖有處還未開啟的福地?

    又是誰在獻祭覺醒者,以覺醒者來獻祭給那尊大石佛?

    又是誰在幕后操控一切,連畫皮高家也敢算計?假借畫皮高家名義,在龍頭湖明目張膽行事?

    其中疑點重重,布局這么大不可能只因一個人的貪財,突然想假借畫皮高家名義,擺渡賺點外塊。

    這其中必定是牽扯到一個暗處勢力。

    或許是原本就與畫皮高家,這次擺明要故意坑畫皮高家一次。

    實際上,冷艷女孩當時就在龍頭湖,但她并未現身,只是派出煞虎畫皮。她則繼續隱于暗處,繼續悄然尋找幕后操控者。

    而按照冷艷女孩平靜訴說,她不知道幕后操控者是誰,是不是也藏身在當場的幾人里,于是讓煞虎大開殺戒,以暴力碾壓破局,就是為了強行逼迫出幕后操控者。

    但方正的出現,殺了煞虎畫皮,打亂了她的計劃。

    冷艷女孩說到這時,細眉微微輕蹙了下。

    當聽到這時,方正眉梢泛起冷色。

    此女,心性之冷漠,殺人如麻,已經不足以用蛇蝎女人可形容。

    不過冷艷女孩的這一番說辭,也恰好驗證了方正當初與王明河的猜想,幕后有人在操控著龍頭湖的一切。

    只是他們的調查,并未像冷艷女孩這般深入。

    畢竟誰沒事會草菅人命!

    大開殺戒!寧可錯殺一千,不肯放過一個。

    不過,冷艷女孩調查得很深入,她甚至通過畫皮高家自己的渠道,后來調查到,地下古城廢墟里的所有覺醒者尸體,在特殊行動部的人趕到前,就已全都莫名消失。

    以及,方正還聽到了一個重磅消息,那座古廟里的邪佛石像,居然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一夜間消失不見。

    就在煞虎殺人,

    他和王明河帶著撈尸人,返回到龍頭湖村的那一夜消失的。

    方正倒吸口涼氣,那尊堪比巴蜀大佛般巨大的邪佛,就這么離奇神秘失蹤?

    這讓方正感到了事態的詭異,越來越撲朔迷離。

    難道是被人連夜搬走的?

    但那么沉重巨大的石佛,又是怎么搬出地下世界的?

    似乎并不能說得通。

    這么大一尊石佛,如果有搬動,肯定會有留下搬動痕跡,特殊行動部的人恐怕早已追蹤到石佛行蹤。可聽冷艷女孩的意思,就連特殊行動部的人,到現在都還未找到那尊石佛去向。

    大石佛的消失,只是被冷艷女孩隨口帶過。

    她真正的目標,至始至終都是那個假借畫皮高家名義行事,企圖為畫皮高家帶來禍事的幕后操控者。

    這件事讓畫皮高家陷入被動,也讓畫皮高層震怒,所以才會有冷艷女孩一路從龍頭湖村,跟著線索,追查到了紂市附近。

    “你的出現,一開始并不在我的計劃里。”

    “原本關于你殺我一張畫皮的事,我是打算我先解決完眼前的事情后,再騰出手去處理。”冷艷女孩說得很平靜。

    “我跟著線索,追蹤到門前村時,遇到一個主持冥婚法事的老道士對我口出不敬,我給了他一些教訓,直到你出現在門前村,我才意識到你們的關系。”

    “恰好那個時候,被我一路追蹤到這里的獵物,警覺發現到我,還弄了個詛咒,這個獵物很狡猾,故意把我往冥婚洞房里引,目的就是想要給我下詛咒。當看到你出現在門前村,的確,是我將計就計,故意讓你被下詛咒,你是死是活對我都沒有影響。只是唯一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你居然又殺了我一張畫皮。”

    說到這時,冷艷女孩眼皮抬動,看了眼方正。

    方正露出森白牙齒一笑:“謝謝,我就當你是在夸我。”

    “只是我很好奇,你為什么要對我說這些?你自己說的,想要借用冥婚洞房里的詛咒,弄死我。”

    冷艷女孩面色平靜立身于方正對面,聲音動聽的開口說道:“因為你的能力,勉強讓我們有了合作基礎。”

    “相比于抓到畫皮高層要的人,你反倒只是其次。”

    方正臉一黑。

    他感覺自己活得太透明了。

    對方這話中潛臺詞,分明在說,你只是充值送的贈品,對于畫皮高家而言可有可無。

    你被畫皮高家追殺的名單,還得要靠后排排。

    “你幫我抓我要抓的人,你殺我兩個畫皮的事,我可以考慮既往不咎。”

    冷艷女孩很冷,語氣說得有如高高在上,在給予方正施舍般,施舍你可以跟我合作,再看她眼里的厭惡神色,方正張嘴露出一口森然白牙,神色一凜,身上氣勢猛然暴漲,有如一頭獵豹在即將爆發前的危險氣息吐露。

    “另外,我還可以告訴你那個老道士的下落。”

    似乎是感受到方正身上的危險氣息,冷艷女孩似心有顧忌,居然主動拋出老神棍,以老神棍為餌。

    老神棍還活著?

    方正心頭一動,身上危險氣息微微收斂了些,但依舊沒有完全斂去。

    “我憑什么信你?”方正看著冷艷女孩。u

    </br>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