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157章 吵鬧木屋
    在門前村后山,有一片地勢陡峭的山林。

    因不利于旅游開發,再加上山高林密,地勢險峻,容易迷路,即便是門前村的村民也鮮少有深入。

    隨著改革開放,物質生活越來越富足,人們已不愁吃不愁穿,就連獵戶也都進城打工,這山高林密的地方,就更是人跡罕至了。

    因為山林高大又密集,常年日照不足,充滿著腐爛氣息,一到晚上更是連月光都照射不進,整個就跟黑瞎子似的,伸手不見五指,所以就被門前村村民叫作黑瞎子林。因為日照不足,在黑瞎子林晝夜溫差大,陰氣深重,甚至還會漂浮起一層淡淡白霧。

    所以一到了晚上,陰氣森森的黑瞎子林,幾乎就是與世隔絕的另一片世界。

    在白天時,本就鮮有人跡,這一到晚上,自然是更沒有村民會犯渾進入。

    咕嚕…咕嚕……

    啞…啞……

    夜色下的黢黑山林,時不時有古怪聲音傳出,忽遠忽近,聽不出是風嚎還是野獸,或者是其它。

    黑烏烏的高大樹木,在夜色下如朦朧看不清棱角的一個個靜靜不動鬼影,帶著壓抑感。一棵棵老樹的樹根盤亙如鬼手交織手臂,附著礦物質的苔蘚在夜下散發出淡淡幽光,使這些樹根更像是皮膚上附著一層森森尸綠的死人手臂。

    王根戰戰兢兢走在黑瞎子林。

    他白天進山采藥,準備治治咳嗽。他那多年好不落的咳嗽,醫院看病又吃不起藥,只能依靠著山里的無主之物治標不治本。只是因黑瞎子林山路陡峭,他一個不注意,一腳踩空,不小心滾落下土坡。

    王根原本他只是繞想一段路,繞過小坡后重新走回原來的地點,然后按照原路返回出山。可不知道怎么,今天的黑瞎子林仿佛有邪性般,不管他怎么繞都繞不出去,反而迷失了方向。

    就連手機也失去了信號。

    王根急得心中不停打鼓。

    作為靠山吃山的門前村村民,王根很清楚,黑夜下的深山老林到底有多危險,這時的他更應該是爬上一棵樹藏好,靜等白天重新尋找出路或是等待人救援。

    但他的左手傳來劇痛,是在滾落土坡時,手腕不小心扭到,現在腫脹得非常厲害,稍微輕輕一碰,就痛得他不停滴冷汗,根本無法上樹。

    他只能期許著能尋找一處山洞躲躲。

    走著走著,王根來到一處高處,忽然眺望到前方一片低矮處出現亮光。

    似乎是有人家?

    雖然王根心中好奇,怎么在人跡罕至的黑瞎子林里,也會有人居住?

    不過這時候的他不及細想,因為他已經在林中迷路了幾個小時,晝夜溫差大,再加上體力消耗過大,都令如今已年近五十的王根,渾身發冷,身體逐漸吃不消,他只以為是終于找到出山的路,那亮光應該是黑瞎子林附近住戶的燈光,王根精神一振,腳一瘸一拐,加快速度走去。

    “能住在黑瞎子林附近,是大栓家嗎?還是說是招弟家的?應該不可能是鐵六家,鐵六住的地方離黑瞎子林有些遠。”

    只是,很快王根便走得氣喘吁吁。

    他發現,他不管怎么走,遠方的亮光依舊還在遠方,仿佛應驗一句望山跑死馬。

    十分鐘……

    二十分鐘……

    山路遠比想象中的還要崎嶇,王根越走越寒磣,越走身體也越冷,尤其是黑如潮水的山林之中,時不時還有古怪聲音傳出,無時無刻不讓他神經緊繃。王根越走越心頭發慌,直到半小時后,當他終于走近光亮處,王根面露驚喜之色,連忙腳步加快走去。

    他這一路提心吊膽,一條命本就已嚇得只剩半條,要是還走不到頭,他都快要放棄了。

    黑燈瞎火一個人在夜里山林走,本身就已經夠人的了。

    如果是膽小的人,一驚一乍,只怕是早就嚇得精神崩潰。

    當王根走近光源處才發現,他并未走出黑瞎子林,他依舊還在黑瞎子林里,密林中居然出現一座木屋。

    這是一棟全是由粗圓原木搭建的木屋,王根心頭嘀咕,他家世代居住于門前村,怎么從未聽說過黑瞎子林里還有山民?

    “難道是護林員?”

    但這又不是什么5a風景區,也不是珍惜動植物棲息地,只是普普通通一座山嶺,又哪里會有護林員?

    王根雖心有疑問,但此刻的他,只感到饑寒交迫,只想盡快找人求救。

    因為他聽到從木屋里傳出人生鼎沸,似乎是有很多人在交談,只是這些人的說話腔調有些古怪,以方言交流,像是本地人,可又不像是本地人。

    因為很多發音字節,就連他這個地地道道的當地人,居然都聽不懂。

    要說以地方方言交談,有地域差別,確實說得過去。可這里就在門前村后山的黑瞎子林,就算是附近隔壁村,方言也絕不會相差這么大。

    黑瞎子林……

    亮光……

    古怪木屋……

    人聲……

    聽不懂的奇怪方言……

    這一切本該足夠詭異,但此刻饑寒交迫的王根,一聽到人聲,就如被冰冷海水所吞噬的落水者突然一下抓到救命稻草般急切,他自動忽視了這些詭異點,而是右手捧著扭傷刺痛的左手,大聲呼救的跑向木屋。

    “救命!救命!”

    “我在山林里迷路,連續走了幾個小時都找不到出山的路,請問可以幫幫我嗎?”

    “有人嗎,這位人家,我真的很需要幫助。”

    然而,不管王根怎么呼救,木屋內依舊人聲吵吵鬧鬧,可就是沒有一人為王根開門。

    似乎里面的吵雜環境,并未聽到屋外的呼救之聲。

    強烈的求生**,讓王根又跑近幾步呼救,木屋內的人聲,依舊在熱烈喧鬧,似乎木屋里正圍聚了很多人,十分熱鬧,可唯獨沒有一個人出來為王根開門。

    就好像全都沒有聽到門外動靜。

    “難道是里面的人沒有聽到?”

    王根忍著劇痛右手,沒有活血化淤,右手手腕紫青腫脹得更厲害了,他走近木屋……u

    </br>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