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198章 丹參族
    “老運好來少運強,中年辛苦受張忙,中年長忙不好緊,老來必定有福享……”

    來到紂市大學城舊人文學院旁的巷子,方正便看到一位疑似夜跑愛好者的老大爺,正坐在老神棍算命攤前,聽得無比認真與虔誠。

    得,又一位被老神棍洗腦的信徒。

    大學城不止有大學生,在大學城附近還有小區居民樓,經常有附近居民走進素有“免門票風景區”之稱的大學城里晃蕩。

    就好比,哪里有免費發雞蛋、咸鴨蛋,總會少不了能排隊個二三小時的大爺大媽們身影。

    “陳大仙,您是說我還有夕陽紅的可能?我之所以加入老年健走活動群,就是因為我喜歡的一位老太太也加入了老年健走活動群,我兩年前喪偶,一直想再續弦,陳大仙您說我的這位夕陽紅,有沒有可能就是我一直喜歡的人?”聽完老神棍的算卦,老大爺連忙聲音急促說道。

    “一朵鮮花頭上戴,一年四季也不開,一心想要花開時,采花之人沒到來。”老神棍搖頭晃腦。

    “好事多磨,感情的事切忌最浮躁,苦瓜地里睡過覺,甜瓜地里安過眠,先有苦來后有甜,冷手抓不住熱饅頭。”

    說完,就見老神棍豎起一根食指,朝向青冥。

    老大爺若有所思點點頭:“我懂了,陳大仙的意思是,一切順應天意,讓我不要太心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老神棍搖搖頭:“看十分鐘收費十元,童叟無欺,你已滿十分鐘。要想要繼續解卦,再交十元。”

    饑渴夕陽紅的老大爺:“……”

    剛好走到巷子口的方正:“……”

    一開始見到老神棍,方正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人,此時此刻,方正終于確信,眼前這人就是老神棍無疑了。

    也就老神棍才能這么不靠譜,才能這么葛朗臺,連十元錢螞蟻腿肉都要摳摳搜搜。

    十來分鐘后,當饑渴夕陽紅的老大爺離開后,方正直接坐在老神棍的算命小攤前。

    “大師,有聽過一個笑話嗎,算命的說打一輩子光棍。”方正坐下。

    原本正喜滋滋拿著兩張十元紙鈔來回翻看,辨認真假的老神棍,一聽聲音不對,一抬頭,就看到方正正坐在小攤前板凳上笑吟吟看著他。

    “咦,小兄弟你也回到紂市了…莫非,今天又要找老道我包鐘?”老神棍兩眼放光,放著綠光看著眼前方正。

    方正呃一聲,怎么總感覺哪里畫風不對勁。

    隨后,他問老神棍不是進局子里了嗎,他還親眼看著戴銀手鐲被帶走的,怎么這么快就出來了?

    而且還跟沒事人一樣的照常擺攤做生意。

    老神棍得意洋洋道:“老道我上頭有人。”

    方正呵呵老神棍一臉,直接沒耐心的揮揮手掌,道:“說人話。”

    老神棍干咳一聲:“現在是法治社會,沒有充足證據,拘留所拒人滿24小時就要放人。”

    “老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當然不怕被調查。”

    方正仔細一算,距老神棍被帶走,還真的是已經超過24小時。

    “老神棍你沒有子嗣贍養嗎,才剛被釋放出來,就這么拼命,馬上出來擺攤。”方正問出心中好奇。

    老神棍:“老道我漂泊一生,早已習慣了云游天下的日子,成家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老道我餓死街頭,這輩子也是絕不會成家的。”

    “老道我孤身寡人一個,每天啃著一塊錢五個白面饅頭,配著工地免費自來水,再不乘現在還有力氣拼一把,就要拉低國家的貧困人口指數了。”

    老神棍長吁短嘆,深刻刻畫出一位皺紋如菊的窮苦老人形象。

    方正:“……”

    要不是看到老神棍是有車一族,他還真信了這個邪了。

    雖然那是一輛泡水車老捷達,全款購車包黃牛過戶也才幾千塊錢,雖然就這幾千塊錢,也是分期兩年償還……

    “想不到老神棍你還是丹參族,自給自足,自我反哺。”方正一訝。

    “小兄弟,你有心了,想不到小兄弟回到紂市后,還記著來這找老道我,關心老道我的晚年生活。”老神棍感動,一張如菊老臉上淚眼婆娑。

    “不管怎么說,我跟老神棍你都有同袍友誼。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脩(xiu)我戈矛,與子同仇。”方正這叫善意的謊言。

    他自然打死不會承認,他實際上壓根就不知道老神棍今天已被釋放出來,只是來大學城薅羊毛恰好經過而已。

    畢竟空巢老人,心靈最是脆弱,怎么能這么打擊一位空巢老人的滿心希望呢……

    普通魂氣+1。

    普通魂氣+1。

    就在聊天之際,從僅一墻之隔的師范大學人文學院舊址之內,飄飛出二縷灰白之色的魂氣,剎那被人皮經文吞噬。

    方正眉頭一喜。

    而這時,老神棍好奇問道:“小兄弟,我看你經常在大學城經過,難道是正在尋找商鋪,打算在大學城里經營生意?”

    “說到對大學城的熟悉,小兄弟你再也找不出比老道我更熟悉周圍一圈的了,哪里地段好,哪里是的租房套路,哪里租金便宜,中介費老道我就收小兄弟你個友情價五百,由老道我替小兄弟介紹適合門店。呃,要小兄弟不同意,打個對折,二百五十也成…如果還是不成,再打個對折,一百!不能再少了!”

    一開始聽到老神棍的話,方正一怔。

    他現在白天在小區修煉,晚上在大學城刷分,時間利用效率實在太低了。

    他完全可以在附近租下一個門面,以此為掩護,他大可只需專心在門店里薅羊毛即可,一邊在門店里修煉,一邊薅羊毛,完全兩不耽誤。

    方正越想越覺得可行,至于租金方面,以前工作存款,加上幾次走陰的獎金,手里頭還有點積蓄,倒是能租下間普通門面。

    方正皺起眉頭思索之時,老神棍還以為方正不同意,堪比掉進錢眼子里葛朗臺的老神棍,已把中介費主動從五百降到一百,等方正反應過來后,面有喜色的毫不猶豫立馬同意:“好,成交。”

    看著方正臉上的喜色,老神棍突然有種上當吃虧的錯覺……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