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248章 貓詛
    “喵~”

    “喵~”

    “喵嗚嗚~”

    地上的小奶貓奶聲奶氣,努力描述事情經過,

    喵,喵,如此這般,如此這般那般,

    到最后還不忘后腿直立起來,前爪哇的畫出個很大很大的圓,表示非常吃驚的肢體語言。

    畫完后,小奶貓重新四肢著地,還不忘討好的重新蹭方正褲腳。

    方正全程都是嗯嗯點頭,聽得若有所思。

    反倒是對面那兩個渾身陰氣森森的東南亞干癟老頭,一臉懵逼狀態。

    傳說中的貓語八級?

    “你能聽得懂它在說什么?”

    哪知,方正兩手一攤:“聽不懂。”

    兩人:“……”

    他們先是傻眼,然后差點又一口老血噴出,當場吐血而亡。

    這已經是他們碰到方正,短短時間內連續兩次差點吐血而亡了,他們感受到了來自智商和尊嚴上的連續兩次羞辱。

    方正說完后,卻蹲下了身子,摸摸小奶貓的腦袋:“但我知道,當小孩跟你說話的時候,學會傾聽,是最起碼的尊重。哪怕是毛孩子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尊心。”

    地上小奶貓在方正的摸頭下喵嗚幾聲,蹭了蹭方正的手掌心,在近距離下,它眼神有些畏懼的望向方正背后,嘴里嗚咽咽,然后躺在地上撒嬌打滾賣萌,朝方正露出自己的肚皮。

    朝人露出肚皮,這是動物對于信任或臣服的表現。

    這是一只求生欲很強的喵星人。

    看著殘忍至極的貓詛,此時沒羞沒躁的躺在地上可恥賣萌,對面兩人一臉不敢置信的呆滯表情,齊齊倒吸口涼氣,臉上是茫然無措的呆滯,像半截踏入黃土的木頭愣愣戳在原地。

    這特么的什么情況?

    這還是他們眼里殘忍至極的貓詛嗎?

    這是不可思議的一幕。

    一時間超出了他們腦容積的想象力。

    他們又怎么會理解,貓詛此刻內心那強烈的求生欲、掙扎欲。

    而此時,方正說完前面的話后,他眼角一瞥對面那兩個東南亞干癟老頭,先是瞥一眼其中一人手中抱著的還帶有泥腥子的狹長烏木盒;

    再瞥一眼兩人身后鑿開瓷磚,挖出來的一個土坑;

    最后,目光留在房間里幾具滿身是血的尸體,有老有小,似乎是一家人。當看到這一家人尸體時,方正臉上表情漸漸冷漠下來。

    對面兩人也都注意到了方正的目光與臉上表情變化,這兩個經歷過人生風浪的老狐貍,哪里還不知道今天這是無法善了了。

    “跟他們拼了!”

    “今天我們不殺出去,他們絕對不會放我們一條命的!”

    抱著狹長烏木盒,一直沒吭聲,也就是那名得到情報找到這里挖東西的聲音沙啞的東南亞老頭,發出狠聲唳喝。

    戰斗瞬間爆發!

    但最先出手的,不是方正,也不是對面兩個東南亞老頭,而是地上的小奶貓!

    嗚嗷!

    渾身毛發烏黑如潑墨的貓詛,豎瞳冷冰冰,喉嚨發出危險嘶吼聲。

    右前爪彈出鋒利尖爪,在瓷磚地面咔嚓一劃,有火星竄起。

    剎那,房間墻壁上有貓影快速膨脹,龐大,整個房間被墻上貓影頃刻吞噬,啊!

    一聲凄厲慘叫,就看到貓詛的原主人,那名聲音低沉陰厲的東南亞老頭,血流如注,身上血肉像是瞬間被利刃切開,一片片血肉倒卷,死得非常凄慘,如同凌遲酷刑,從頭到腳沒有一寸好肉。

    詛咒反噬。

    瞬間暴斃。

    連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方正呃了一下,他并沒有同情死于貓詛反噬的東南亞老頭,而是有些驚詫于小奶貓的前后巨大反差,前一刻還跟他賣萌,下一刻就變成了暴力分子。

    “貓詛反噬!”

    “你們這是在逼我!這里面的東西連我都沒把握控制,我本來是打算耗費十年!二十年!來祭了這刀,拿來喂養我養的小鬼!一切都是你們在逼我的!”

    僅存的最后那名東南亞老頭,臉上有決絕和狠色,他竟直接打開了手中一直小心緊抱著的狹長烏木盒。

    烏木盒內是一口刀。

    剎那,房間里溫度驟降,即便強健如方正的體魄,也依舊感覺到了汗毛豎起,皮膚感覺到一絲與眾不同的陰冷氣息。

    陰氣濃重。

    怨氣滔滔。

    方正臉色一變。

    這是口鬼頭刀,寬背薄刃,刀身沉重,居然是一口完整的鬼頭刀。

    鬼頭刀,又號稱魔鬼刀。

    專砍罪惡滔天之人的腦袋,

    其上沾染了一個個窮兇極惡罪犯的滔滔滾滾怨氣,

    所以在古代又被視作不詳之刃,

    是大兇兵器!

    想不到在這里,居然會碰到一口完完整整的鬼頭刀。

    貓詛兩只豎瞳直勾勾盯著烏木盒里的那口刀,像是碰見什么天敵,一下炸毛,貓詛和方正,一人一貓,幾乎是同一時間出手想要阻止。

    方正腳下一個大踏步,迅疾沖刺而去,原地瓷磚留下爆炸腳印,想要搶奪,可還是晚了一步!

    因為一切都只發生在瞬間,對方已經拔出了那口刀。

    這時,方正才剛好沖至。

    伏魔金剛印!

    手結拳印,體內氣血澎湃,染血,陽剛之氣旺盛如一座火爐熊熊燃燒,雙肩、頭頂三盞燈熾盛。

    迎接他的,同樣是皮肉干瘦如雞爪的一拳。

    砰!

    原地如一道悍雷炸落,空氣猛地一震…隨后,就看到一道身影猛的倒飛出去!

    轟隆!

    房間墻壁撞倒塌,轟隆隆,接連撞塌數座墻壁,人沖撞出房子外的小路上,直到這時,人這才止住了沖勢。

    居然是方正!

    是方正被對方一拳砸飛了出去!

    意外來得太快,感受到外來威脅的貓詛,也在同一時間炸毛拼命,房中墻上再次升起貓的黑影。

    快速膨脹,變大,

    貓影吞噬了整個房間,也吞噬了那提刀的東南亞老頭,噗哧!

    噗哧!噗哧!

    身體瞬間如被凌遲般,一眨眼,片片血肉剝離,血流如注,面目全非,如果換作是活人已經活不成。

    然而!

    砰!

    一刀砸落!

    大地顫動了下,土石爆裂,炸起數塊磨盤般大小的土石,房子下地基承受不住如此巨大力道摧殘,轟隆!

    垮塌,變成廢墟。

    煙塵彌漫中,那個東南亞老頭手提鬼頭刀,不疾不徐從塵土中走出,全身血流如注,身體血肉幾乎全部剝離光,人已經沒了生氣,但怨氣沖天!

    昏暗小路里陰風呼嘯。

    bq

    </br>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