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284章 鬼宿舍
    方正的目光望向住宿樓方向。

    如果李大寶沒有夸大說詞,那么十有八九,有問題的地方就出在最里面的那三間宿舍了。

    不過一想到李大寶口中所描述的,大半夜穿著紅色長裙,紅色高跟鞋,后來神秘失蹤的女人,方正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想,他已經有些明白,這名紅色高跟鞋女人是誰了。

    雖然按照李大寶所說,這名女人是一頭短發……

    “老神棍,我先把你和保安,一起送出白塔工業園區。”方正對老神棍說道。

    李大寶先急了,那名紅色高跟鞋女人還沒救出來呢,還問要不要先報警,等警察過來,而且他擅離職守,就是曠工,萬一被老板發現他就要丟掉這份工作了。

    方正沒有解釋,這種事越清楚越不清,他直接用真氣震昏了李大寶。不久后,當方正把人送到白塔工業園區入口處時,果然,還是沒有見到高淑畫的鬼影。

    “小兄弟,你會不會被鴿了?”老神棍扶住方正遞來的李大寶身體。

    方正:“好好說人話。”

    “老神棍,你和保安好好待在這里,如果碰到我要等的人,你就告訴她,我去了那家副食品加工廠。”

    “我打算夜闖女廁,找找那失蹤的紅色高跟鞋女人。”

    “同時,也想摸清那家工廠里的底細,如果力所能及,盡力救出那里的無辜工人吧。

    “不過在我夜闖女廁之前,老神棍能不能把你身上的祖傳道袍,再借我穿一次?”方正說著,兩眼直勾勾盯著老神棍身上的道袍。

    御用衣架,架袍出征。

    他可沒忘了帶老神棍出來的初衷是什么。

    “好!”

    哪知,老神棍這次干凈利索脫下道袍。

    然后,方正眼前多了個老肉松弛的白斬雞,就只剩一條沙灘褲大褲衩。

    看著白斬雞老神棍,方正頓覺辣眼睛。

    “老神棍,你不是一直喊著‘道袍與車概不外借’的嗎?怎么今天突然這么大方了?”方正還有些納悶,這與他認識的老神棍有些不像啊。

    難道又是跟門前村那次一樣,眼前是張畫皮鬼?

    高淑畫一直就在身邊,假扮老神棍?

    要不要砍一刀試試看會不會流血…方正目光里躍躍欲試。

    老神棍憨厚一笑:“老道我別的大道理不認識,但老道我知道,小兄弟你這次是去救人。”

    方正感動。

    可正經起來的老神棍,他總有些不適應,他寧可重新找回那個開口閉口總跟他談錢的老神棍,那樣才更像是有血有肉的老神棍人設。

    臨分別前,老神棍似想起什么,朝已離去的方正背影喊道:“小兄弟,你還沒告訴老道我,你讓老道我等的是什么人啊?”

    方正頭也不回:“高淑畫。”

    噗通!

    隔著很遠,方正似乎聽到什么東西跪在地上的聲音?

    ……

    當方正再次踏入住宿樓時,這里依然還是靜悄悄,整棟樓依舊給他那種陰冷之感,不是尋常的冷,而是能讓人寒毛不由豎立而起的陰冷感覺。

    這種感覺很詭異。

    即便修為如方正,雖然周圍特殊磁場對他造成的影響不大,可依舊還是多多少少令他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住宿樓的一樓女廁,屬于公共,穿過一條靜謐、陳舊,散發出一股難聞霉味的過道,經過一間間完全沉入黑暗之中的特別沉寂宿舍,在過道的最里面盡頭,便是女廁。

    踏著空曠零碎的腳步聲,頭頂上方只有相隔有些遠的節能聲控燈,散發出的昏黃不明光明,當腳步聲走遠后,聲控燈又立馬熄滅,身后馬上陷入完全的黑暗。一時間,前后陷入黑暗,看不清來路和盡頭,只有那唯一一盞還亮著的昏黃燈光,似乎在說著這里是正徘徊在黃泉路的岔口。

    而這條黃泉路的岔口,正是女廁門口。

    一道人影,頂著頭頂上方的渾濁燈光,站在女廁門口,正是方正。

    方正記起,這個世上不管是到了哪座城市,似乎總會有關于女廁的鬼話,他曾就看到過一條女廁鬼話,說是女廁的最后一間門把手總是灰塵最多的那間。

    啪嗒,塑料開關的阻尼感,方正摸到門口位置的開關,女廁里頓時大亮,一面面空白鏡子里反射出刺白燈光。

    世上最反人類的設計之一,就是在廁所里裝聲控燈,還好沒在這里碰到,方正看一眼那一排長著黑色霉菌的鏡子,收回視線,看向左手邊的一間間隔間。

    他似乎在低頭沉吟片刻…啪嗒,方正關掉了女廁燈光,并沒有踏入。

    而后,他開始走向李大寶所說的那三間緊挨著的空宿舍。

    越是走近那三間空宿舍,會發現周圍的灰塵越是厚,似乎是平時很少有人會愿意接近這里,住在這里的每個人都會刻意避開。

    而且,的確是溫度比其它地方都要低一些,李大寶并沒有說謊。

    “咦?”

    方正驚咦一聲,似發現了什么。

    原來,他注意到一個細節,這里的墻角、頭頂上方沒有蜘蛛網。

    按理來說,像這種潮濕、陰暗角落,會出現許多蟲子,可在這個墻漆剝落的墻角,卻干凈得連一張蛛網都沒有。

    咔噠,咔噠…銹跡斑斑的門把手轉不動,鎖著嗎?

    方正稍稍一用力,便直接推開了宿舍門,呼,當推開門的剎那,內外氣壓的不同,迎面吹來一陣風。

    宿舍里很簡單,就幾張空床位,空床位上都擺滿了一箱箱雜物,還有一股嗆人的灰塵味,似乎這里已經很久沒人進入過。

    方正微微沉吟,退出了第一間宿舍。

    空曠腳步聲在過道里啪嗒,啪嗒響起,方正來到相鄰的第二間宿舍。

    “嗯?”

    第二間宿舍的門把手很潮濕,不銹鋼門把手幾乎有大半都出現腐蝕、銹蝕了,不止如此,門上、門框四角墻壁,也都很潮濕,墻漆脫落尤其嚴重。

    方正在門口只是沉吟了幾秒,他邁開腳步,居然沒有推開這扇門,而是直接來到最靠里的第三間空宿舍。

    沒有一絲提前心理準備,

    吱嘎,

    方正直接粗暴推開第三間宿舍的門,胳膊上肌肉緊繃,肩上的刀匣正要蓄勢待發的爆發,可下一刻,方正愣住了。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