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295章 鏟屎官
    福先生冥店所在的老街。

    方正一進托兒所,就能看到左千戶一臉欣慰表情的看著他。

    一臉欣慰個鬼。

    我難道變帥了?

    方正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心想這個可能性很大。

    “知秋兄。”

    “左兄。”

    兩人互打招呼。

    左千戶:“知秋兄,今天怎么提前過來了?”

    方正:“還不是為了它。”

    “最近衣衣給它買了貓糧,太貪吃,把腸胃吃得消化不良了,最近總要一天拉七八趟,我掐指一算,鏟屎的時間應該快要到了,所以提前來接衣衣和小黑。”

    一動不動蹲坐一旁,身體僵硬繃直,仿佛一只招財貓的小黑,一臉懵逼看著方正正手指著它。

    我怎么了?

    我一動不動也能躺槍?

    左千戶愣了愣:“腸胃消化不良?”

    你就算要找借口敷衍我,也要找個起碼可信點的借口吧。

    一頭小貓詛,你跟我說消化不良?

    不知道方正是不是沒有眼力,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道:“沒錯,就是腸胃消化不良。”

    左千戶:“……”

    在左千戶的臉黑送客下,方正牽著衣衣的小手,帶著身后如釋重負,輕松口氣跟出來的小黑,向隔壁冥店里的福先生和張屠夫道別。

    然而,方正一走進冥店,迎接他的同樣是兩張一臉欣慰的面孔。

    “難道是我今天進錯門了?”

    方正有些狐疑的退出冥店,然后再邁腳踏入冥店里,看著福先生和張屠夫臉色黑沉黑沉,他確認過眼神,現在才是進對了門。

    原本想要張口欲言,夸獎幾句方正的福先生和張屠夫,此刻黑著臉,再好的心情也都蕩然無存了。

    福先生默默忙碌,手里搬著一箱一箱折疊好的上墳用黃紙,而張屠夫繼續繼續喝著白酒,吃著那碟似乎永遠吃不完的鹵味豬頭肉。

    原本正緊張的方正,看著眼前熟悉的畫面,心頭暗送口氣的點點頭。

    這才是他印象里,福先生和張屠夫的正常人設。

    “衣衣、小黑,來跟福先生和左千戶打個招呼,我們要走了。”方正對衣衣和重新恢復精神的小黑說道。

    衣衣牽著方正的手,禮貌懂事的朝福先生和張屠夫彎腰鞠躬。

    畢竟衣衣無法開口說話,只能通過肢體語言表達內心想法。

    喵嗚~小黑瑟瑟發抖的發出一聲討萌奶貓叫。

    喵星人的尊嚴和小傲嬌?

    有命重要嗎?

    ……

    因為今天接衣衣比較早,天還沒亮,方正是騎著共享單車接衣衣回去的。

    就見黑夜下,多出了這樣一幕。

    沒有多少重量的衣衣坐在車筐里,

    小黑則蹲坐在車把上,尾巴左右一擺一擺,趾高氣昂,傲嬌得不行,如一個傲嬌女王親征,眼神斜睨四周。

    所以說,方正一直覺得小黑最近絕對是飄了。

    當方正帶著衣衣,還有一只小寵物回到家,方正插入鑰匙推開門的第一時間,只見衣衣和小黑這兩個整天膩在一起的小伙伴,立刻歡快跑進屋子里,衣衣倒出一大盆貓糧給小黑吃,這兩個小家伙一個在吃,一個在靜靜看著,似乎整天都膩在一起也沒感覺到膩。

    看著小黑一邊把肉肉貓臉埋頭進貓盆里卡巴卡巴嚼著貓糧,一邊時不時抬起肉肉貓臉對著衣衣喵喵喵的叫幾聲,方正好奇問衣衣:“你能聽懂這只膨脹貓的話?”

    衣衣拿起平板電腦,磕磕碰碰輸入幾個漢字:“貓糧里有沙子,味道還有些咸,下次換一個牌子貓糧。”

    方正前后讀了兩遍,才讀順這句話,應該在最前面加一句“小黑說”,因為這種話一看就是小黑說的。

    方正有些意外。

    他只是隨口一問,想不到衣衣還真能聽得懂小黑的話。

    這就是亡靈族的語言?

    這時,小黑在旁奶聲奶氣叫喚幾聲,衣衣用平板電腦又打出一行小字:“依云,水,這里有買嗎,看視頻里的人都在喝依云,貓糧有些咸。”

    依云?

    方正又花了多讀兩遍,才讀懂衣衣話中的意思,畢竟衣衣不像其他小孩一樣可以接受正常教育,一切都是靠的早教視頻自習。

    “是賣,不是買,買是買,賣是賣。買是第三聲,賣是第四聲。”方正糾結衣衣的錯別字。

    翻譯過來衣衣的話,大概意思就是這附近有賣依云礦泉水嗎,小黑吃貓糧感覺有些咸,小黑想喝依云礦泉水。

    理解了話里意思后,方正頓時感覺這家里到底誰才是主子,就連我這個主子喝水都是是喝自來水沖劑的白開水,結果一只寵物貓張口就要依云礦泉水,要喝只喝進口礦泉水,到底誰才是主子,貓喝的水都比人強。

    方正覺得,自己有必要給衣衣重新豎立人生價值觀了。

    方正拿出張百元老人頭,蹲下身子,看著面前的衣衣,語重心長說道:“依云礦泉水,一瓶零售價是十幾元,衣衣賣出去一個手工藝品木雕是100元,連十瓶水都買不起。”

    方正努力思考了下,然后一臉認真表情說道:“總之就是一個字‘貴’,‘非常貴’。”

    方正說得口干舌燥,終于好不容易給五六歲小孩豎立起“貴”的價值觀,這才起身。

    只是,他看著蹲在一起不知道又在搗鼓著什么的兩個小家伙,方正始終有種很不好預感,不知道衣衣是不是真的有理解明白他的話。

    可能這就是每一位做家長的都需要操心的事吧。

    唔,

    看來還是因為作業太少的關系。

    方正開始尋思是不是該多加些作業,最好是讓小孩沒有時間閑下來胡思亂想?

    ……

    當方正交待完衣衣和小黑,別在家里鬧出太大動靜,打擾到鄰居休息后,這才回到自己的臥室。

    他開始清點今晚的所有斬獲。

    之前在大學城薅羊毛到十枚符文,

    然后又在高淑畫身上奶到十四口符文,

    后半夜在廠區點亮了八枚符文,

    這里一共就是三十二枚符文了。

    接下來在地下墳場的收獲,這才是真正占了大頭,一、二、三…方正喜上眉梢,他一共仔細清點了三遍,這才終于確認,光是在地下墳場就總共斬獲了六十三枚普通符文。

    都趕得上上次去東南亞撤僑那次的斬獲了。

    方正喜得美滋滋。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