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325章 我去你媽的守墓人
    無怪乎女人會如此驚愕。

    因為詛咒反噬,根本不在他們的既定計劃之中。

    不過,女人突然笑了。

    因為就在這時,轟!

    方正身后的王有材家,忽然傳出一聲大爆炸,與之同時,還有一聲虛弱嘶吼,嗚嗷,是小黑的虛弱嘶吼。

    方正目眥欲裂長嘯:“我去你媽的守墓人!”

    瞬間,腳下地面爆炸,如隕石墜地內陷出巨大凹坑,方正身影已如狂電,破開塵土,激射向身后建筑物。

    他算錯了,

    他全都算錯了,

    守墓人的目標至始至終都不是他,

    而是衣衣!!

    至今出現的唯一可以在白天活動的鬼物,其中意義,遠遠大于個人仇恨。

    如果只是復仇,何至于這么復雜,又是讓正常人類接近,又是恰巧找上門,而這么多布局,他們的目的從來就不是方正。

    而是為了確認第一次出現在游樂場的面具下小女孩是不是衣衣;

    以及今天再次確認下衣衣是否在王有材家里。

    “你已經遲了,你救不了她的,今晚的計劃是勞王親自出手,你就算進去了又能怎樣,你在勞王面前也不過是跟一只螞蟻沒有區別。”身后傳來計劃得逞的女人笑聲。

    雖然中途出了點意外,

    沒能乘機殺了方正,

    但殺死方正只是附帶的,

    他們的主要目的是引走方正注意力,真正的主力軍,一直都是勞王親自出手。

    然而!

    方正剛人影如電射而出,并且身后女人話音剛落之時,忽然,再起驚變。

    王有材家二樓,

    王老六的房間外墻忽然炸開,

    然后一道女人的倩麗背影沖出,外人無法看清女人的面孔,因為,那是張戴著黃大仙面具的女人。

    居然是連線師!

    王老六背尸的那具百年女尸!

    原來,王老六死后借尸還魂,陰魂借取了老猴子的身,他不單單是回來救王有材這么簡單,百年女尸從來就沒有下落不明。

    王老六用自己的尸體,干擾外界視線,

    實際上,他是借用老猴子,又把百年女尸給偷偷背尸回來,就一直藏在王老六的房間里,背尸匠給百年女尸的最后目的地,

    不是多么兇險之地,

    而是,

    就是王老六的家。

    只是,不知道連線師借用了什么手段,一直躲藏在王老六房間里,居然未被都教頭發現到。

    可能,就連長溪村后山的百年兩段尸,都有可能是背尸匠連同連線師,一起搞出來的大動靜。

    因為只有百年兩段尸才能吸引走都教頭的注意,

    才能有機會背尸回來。

    誰能想到,連線師會重新回來,方正沒有猜想到,所以他只抓到了人臉老猴子,沒想到人臉老猴子回來的不是一個人,還背回來另一個人。

    ……

    連線師甫一出現,手中動作毫不停留,直接擊向虛空,眼前之景,就好像是蟄伏已久的毒物終于等來獵物,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雷霆打擊。

    連線師是在女人喊出勞王時出的手,

    如果排除掉時機巧合性,

    連線師盯上的獵物…似乎正是勞王,或者是圖謀更大,勞王和衣衣都要一網打盡。

    轟隆!

    這時,虛空響徹起一聲如九天霹靂爆炸的巨響,天上有恐怖能量洶涌澎湃,如同江河決堤般,在半空中橫掃出一圈氣浪沖擊波,橫掃出遙遠,大量民房的瓦片、玻璃炸成碎片,頓時,長溪村引發大騷亂,全村村民都被從夢中驚醒。

    只一擊,百年女尸身影飛射倒退,轟隆砸進王有材家中。

    同時,其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這一次設伏偷襲似乎以她失敗落幕,反而還受了很重傷勢。

    然而!

    特殊魂氣+1。

    一縷泛著綠光的特殊魂氣,從虛空中飛射向方正,瞬間被方正身上的人皮經文吞噬。

    但方正臉上沒有喜悅,此刻的他,全身心都是心系著衣衣安危,轟隆!

    墻體爆炸,手提長刀的方正,暴怒如一頭人形暴龍,腳下一跺地面,直接原地起跳到三樓,頭頂天花板統統炸裂,塵土彌漫。

    “衣衣!”

    當方正提刀沖進三樓房間時,看到衣衣從爆炸坍塌的廢墟里,瑟瑟發抖走出,懷里抱著傷痕累累沒了動靜的小黑。

    然而,方正握刀的手臂,青筋暴突而起,在三樓房間里、除了衣衣和小黑外,房間一角還站著一道女人身影,

    臉上戴著黃大仙石面具,

    無法看清真容,

    正是那個百年女尸的連線師。

    那百年女尸連線師看到方正殺上三樓,就見其身影一躍,已經躍出了背后墻體窟窿。

    “你沒事吧,有沒有哪里受傷?”方正心系衣衣安危,沒有貿然追擊出去,而衣衣已經一下撲進方正懷里,她很害怕,嚇得身體一直在發抖,還有濃濃依戀的緊緊抱住方正的腰。

    “好,不哭,不哭,我來了,有我在,誰都不能抓走衣衣。”方正連忙抱住衣衣,有如安慰著被嚇壞的小孩。

    衣衣忽然松開抱住方正的手,她抱起懷里一動不動,遍體鱗傷的小黑,雙手抱著小黑一直在遞給方正,她眼眶里的兩團微弱光芒在暗淡的一閃,一閃,雖然衣衣沒有五官,看不出臉上表情,可她眼眶里暗淡一閃一閃的光芒,就如一個小女孩正在傷心哭泣,一直把小黑遞給方正,似乎又帶著小孩子的期盼,期盼方正能救救小黑。

    “對了,福先生,福先生一定可以救小黑。”

    聽著外面長溪村越來越大的動靜,有更多村民走出住所,方正決定連夜返回紂市。

    在帶衣衣離去前,方正望一眼身后那百年女尸連線師消失的方向,眸中光芒越來越冷冽。

    他自然不會天真認為,那百年女尸連線師是突然良心發現,跟他站在同一陣營對付守墓人。

    如果不是百年女尸連線師剛才的強拼一記,受到嚴重傷勢,相信其早已經對自己和衣衣出手了。

    但是!

    這不意味著今天的事,方正要就此結束。

    今天,他接連被守墓人和連線師算計,并且還算計到了他身邊人身上,這直接觸碰到了方正的底線。

    方正深呼吸口氣,你們不是喜歡玩鬼蜮伎倆嗎?那好,我就一力降十會,今晚大開殺戒!

    今天這事,別想就這么輕易揭過去!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