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限制小說 > 這里有妖氣 > 第525章 鐵三根監獄(4更,求訂閱求月票,補10月)
    【51途站www.bxsapv.tw

    砰!

    車門的關門聲音。

    孫玉樹下了車。

    其實說是檢查,也就是匆匆看一眼前保險杠和底盤,見并沒有異樣,便匆匆返車里。

    可就在孫玉樹來到駕駛座車門,正準備要開車門的時候,腳下傳來一聲異響,他低頭一看,腳下不知是誰掉了錢,他的鞋底恰好踩中一張百元老人頭。

    孫玉樹不疑有他,彎腰撿錢。

    可就在他撿錢的時候,卻發現不遠外,居然又掉著一張錢。

    他連續撿了三四張錢,不知不覺撿錢撿到十字路口的馬路中間。

    “玉樹,你沒事吧,你去撿地上的冥幣做什么?”直到陶教授的聲音響起,如當頭喝棒,把孫玉樹喚醒。

    驚醒過來的孫玉樹,低頭一看,他手里哪還有什么紅彤彤百元紙幣,而是做工粗糙,長得跟百元紙幣差不多的專門燒給死人的冥幣。

    如夢驚醒的孫玉樹,嚇得手一抖,連忙把手里的死人冥幣給丟掉,心中叫了聲晦氣。

    十字路口多有交通事故,應該是有人在這里燒冥幣,祭奠親人。

    恰在這時,呼!

    有一輛汽車從孫玉樹身邊速度很快的呼嘯而過,如果剛才孫玉樹沒被陶教授叫醒,現在估計已經被超速的汽車給撞飛了。

    一想到這,孫玉樹身子打了一個激靈,他趕忙神神叨叨的朝四周拜了拜,趕緊開車快速離開了這里。

    翌日。

    中午時分。

    小區陽臺,正借助正午懸掛最高的太陽,修煉伏魔金剛印,滋養自身陽剛火氣的方正,才剛結束修煉,打算從小區陽臺下樓,結果,他手機剛開機,便有一通電話打進來。

    一看到來電顯示,想不到會是好久不見了的孫玉樹打來的。

    “方,方兄弟,是你嗎,謝天謝地,你終于接起電話了。”電話剛接通,對面就傳來孫玉樹帶著慌張,還有驚喜聲音。

    方正問孫玉樹,這么急找他有什么事?

    電話里的孫玉樹,聲音帶著顫抖,好像有些被嚇到了:“方,方兄弟,我老師失蹤了!我找遍了附近,都沒有找到我老師!就連打電話,手機也是一直提示不在服務區。”

    “到底怎么事,等冷靜些后,慢慢說。”方正一邊下樓,一邊拿著電話說道。

    說話聲和腳步聲,在樓道里響起空曠音。

    “方方兄弟,你還記得上次我導師的那件事嗎?自從那件事發生后,我導師一直放不下心結,后來就想楊成業的老家,探望楊成業的親人,祭拜下楊成業。同,同時,老師也是想親自驗證下,殺害了趙正初、張葉春、許向高,最后又找上我導師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他們當年共事過的楊成業。”孫玉樹在電話里,開始了斷斷續續的敘述。

    楊成業這個人,方正知道。

    就是當初拿著大清銅幣冥器,最后被他斬殺于刀下的那具厲鬼尸體。

    當初鐵三根監獄里,一個科室里共有五名監獄醫生。

    分別就是陶文亮、趙正初、張葉春、許向高、楊成業五個人。

    現如今的全國,共有一萬三千多座監獄,在押罪犯有一百多萬其中又分為男子監獄、女子監獄、特殊隔離監獄、輕罪犯監獄、重罪犯監獄等等。

    不過這些都是后來慢慢才細劃分出來的。

    在四十年前那個什么都在重新建設的年代,哪里有這么詳細劃分,像重刑犯、精神病等直接跟普通罪犯關押在一起。

    最多就是單獨牢房隔離。

    四十年前,在鐵三根監獄,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血腥事件。

    監獄里有一名精神疾病在押犯人,在牢房里自殘受傷,于是,當時有一名監獄醫生,為其治療。

    可后來,那名精神疾病犯人,也不知道怎么逃過獄警的看護,綁架劫持了那名監獄醫生。

    而那名監獄醫生,正是楊成業。

    當同科室的陶文亮四人發現到不對,叫來獄警的時候已經遲了,把自己和楊成業鎖在病房里的精神病犯人,精神疾病發作,隔著玻璃門,開始一刀一刀殘忍剮下楊成業的鼻子,嘴巴,臉上的肉,比凌遲還殘忍。

    楊成業的鮮血流了一地,當時的慘叫聲和血腥場景,一直成為陶文亮四人的心中噩夢。

    后來獄警趕到,雖救下了楊成業,但楊成業無法承受住身體與心靈的創傷,當晚跳樓自殺。

    楊成業跳樓自殺沒多久,陶文亮四人也因心理方面問題,相繼申請調離了鐵三根監獄,各奔東西。

    這些都是當初他在陶文亮家里,陶文亮說出的實情。

    孫玉樹接著繼續說道:“我和老師出發后,直接去了楊成業的老家,不過我們發現,楊成業的家人都已不在了。后,后來,我和我老師找到當地村長,打聽到楊成業的墓地位置,想要過去祭拜的時候,發現楊成業的墓地居然被人挖挖開了!”

    “是被人從外面挖開,并不是不是從里面挖開的!方兄弟應該能聽明白我說的是什么意思吧?”

    方正也是吃了一驚,讓孫玉樹繼續往下說。

    電話里,孫玉樹繼續說:“當時,我和老師立馬就報了警。可去后,我們越想越不對,就想聯絡方兄弟你,不過我們怎么也聯系不到方兄弟你,就連找到方兄弟住的地方,方兄弟也不在家這事拖了半個月,我老師一直記掛著楊成業這件事,我不放心我老師一個人前往監獄舊址,所以我就陪我老師一起到監獄舊址。”

    方正思忖,那個時候的他,恰好就在福地里,所以外界無法聯絡到他。

    孫玉樹聲音帶著顫音,斷斷續續的繼續說道:“我們前天出發,昨天晚上到的虓(xiāo)市鐵三根兒童福利院,兒童福利院是原來的監獄拆掉后重新建起來的,不過十年前的一場大火,燒死了不少人,兒童福利院早已經廢棄。”

    虓市!!

    等一下,方正腳步一頓,打斷了孫玉樹的話。

    “你是說監獄舊址是在虓市?”

    孫玉樹在電話里點頭,緊張問方正,是不是虓市有什么不對?

    方正神色凝重了。

    也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巧合,虓市,正是大羅山福地,一個營地五百六十三條人命,以及五名夜游使全都犧牲在大羅山的城市!

    </br>

    </br>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bxsapv.tw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